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与此同时,天津。

对于张毅城而言,补习功课这种事无异于上刑;而对于周韵然而言给张毅城补习功课这件事无异于更大的上刑。

周韵然的补习思路,无外乎传统的“你有什么问题就问我,不会我给你讲”诸如此类的辅导方法,而张毅城翻开习题大纲愣了半天,竟然没问出一个问题。

“这些题,你都会做?”见张毅城皱着眉头不说话,莫非这些题他都会?学习不好是装的?

“不会……”张毅城摇头。

“到底哪儿不会你倒是问我啊……”周韵然还挺严厉。

“我也不知道哪儿不会……”张毅城眼神极其无辜。

“你故意的吧?那到底会不会啊?”

“不是题不会,是不知道怎么问……你先告诉我这个符号怎么念……”张毅城指着一道代数题里的“∑”委屈道。

“我的天哪……”周韵然“啪”的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一脸的绝望,“你初中是怎么毕业的啊?”

“莫非这东西在初中就出现过?”张毅城把课本翻来覆去地变换角度,“不像啊,初中好像没见过这么个玩意儿啊……”

“晕死……”周韵然也无奈了,“算了,今天咱们先补化学吧……”

“好啊,化学我强项啊……”

“你先从综合练习大纲的第一章开始,有不会的题就问我……”周然战战兢兢道,“不会这个乜不知道怎么问吧?”

“不不,这个肯定会问……”张毅城还挺自信,“来来,你看这道题:将Fe、Cu、Fe2+、Fe3+和CL12+盛于同一容器中充分反应,如Fe有剩余,则容器中只能有……唉然然啊,你说这帮孙子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弄那么多东西往一块掺合,炸死怎么办?还什么‘如果铁有剩余’,他是怎么知道铁有剩余的?”

“这……就是你的问题吗?”周韵然都快死了。

“不不不,我就是觉得这些题出得太弱智而已……”张毅城嘿嘿一笑,“你看你看,还有这道题‘据媒体报道:社会上曾有不法分子,以黄铜(铜、锌合金)假冒黄金进行诈骗活动。请你设计实验,鉴别黄铜和黄金’,你再看后面答案:将黄铜和金分别放入稀硝酸中,溶解的为黄铜,无反应的是黄金,你说这不是找抽吗?为了防诈骗我还得随身带一瓶硝酸,我身上要真有瓶硝酸我还鉴别个屁呀,直接泼丫脸上好不好?”

“哈哈哈……”周韵然难得开心一笑,“你能不能正经点儿啊……”

不知不觉已至深夜,张毅城的水平非但没有进步,周韵然的水平反而被拉下来了…

告别周韵然心急火燎地回到了家里,BOSS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了电脑玩游戏,前后都耽误好几天了,竟然一个Boss都没过,这还得了?

然而,就在刚进入游戏画面时,一阵低血糖般的头晕却让张毅城差点一头撞在屏幕上,之后这两只眼睛就如同揉了沙子一样,上下眼皮一个劲地打架。起初,这张毅城以为是刚才跟周韵然补习功课用脑过度,还特意偷偷到外面用凉水洗了把脸,没想到刚一回屋便又熬不住,无奈也只能关电脑睡觉。至于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困,张毅城自己也纳闷,三年来,因体力不支而放弃游戏这种事,这可是头一次啊,难道用脑过度导致未老先衰了?

“张毅城,你爸爸呢?”朦胧中,张毅城似乎听见耳边有人说话,声音很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我爸爸?”张毅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感觉伸手不见五指,四外摸了摸,感觉身边似乎是石壁,潮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张毅城,你爸爸呢?”就在这时候,张毅城又听见了刚才的声音。

“是啊,我爸爸呢?”听见这个声音之后,张毅城也莫名其妙地开始纳闷,在自己的记忆中,跟张国忠的最后接触似乎是好久以前的事,要不是这个声音提醒,自己几乎已经忘了还有个爹。

“我这是做梦吧?”站起身,张毅城摸了摸自己的身子,有真实触感,似乎穿着一身从来没有过的衣服,背后背着自己装法器用的帆布大包,掂了掂分量,挺沉,该带的应该都带了。

“爸!”手扶着身边的石壁,张毅城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边人L边喊,喊着喊着只感觉两边的石壁忽然不见了,四外空间忽然变得豁然开朗,在距离自己七八米开外的地方是一条水道,直通向远处的一个山洞,水道旁边似乎躺了个人。

“爸……是你吗?”张毅城倒是想过去找,却感觉两条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想往前走却无论如何也迈不动步子。

“快去找你爸!”耳边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爸!!”猛地一下,张毅城坐了起来,只见窗外天光大亮,绝对是难得的好天气,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9点了,刚才似乎是做了个梦。

“靠,还真是做梦……”就在张毅城醒盹的时候,耳边忽然又清楚地听见了好似梦里的怪声音,“快去找你爸爸!”

“我靠……”张毅城脑袋嗡了一声,立即就清醒了,这个声音,不就是前不久引着自己制服周森救出周韵然的那个“仙”的声音吗?“快去找你爸爸……什么意思?”疑惑中,张毅城拿起手机拨出了张国忠的号码,提示已关机,再拨老刘头手机,还是关机。

“这群老不正经的,怎么一个都不开杌呢……”犹豫了一下,张毅城直接把电话拨到了八千里路客栈,一打听才知道,老三位竟然一早就出发进山了。

“妈!!”挂了电话,张毅城卯足了劲就是一嗓子。

“又怎么啦?”正在院里晾衣服的李二丫似乎听见了张毅城的声音,一溜小跑地进了屋。

“我得去找我爸!”张毅城翻身下床,“你赶紧给我拿点钱!”

“你找他干吗啊?你又想起什么妖蛾子来了?”李二丫两手叉腰眉头紧皱。

“不是妖蛾子……是神的旨意……”张毅城漫不经心道,“今天神仙给我托梦了,让我去找我爸!”

“神仙的旨意?”李二丫差点儿气死,“我看你就挺神的!你爸说了,让我盯着你学习!除了学校哪儿都不许去!还十来天就考试了你就不能消停消停?”

“妈,前两天我抓坏人的事你知道吧?”张毅城一脸的满不在乎,压根没理考试的茬儿,“外环线,那么个犄角旮旯的小区,你知道我怎么找着的吗?”张毅城斜眼道,“我爸没跟你说,我身上附了个仙?”

“唉?”李二丫也是一愣,好像前两天确实听老头子说儿子身上跟了个什么大仙,好像还挺厉害的,因为当年父亲被神神鬼鬼这些玩意儿折腾了好多年,说起神神鬼鬼这东西,李二丫甚至比张国忠更信,“他好像确实提了一嘴……”

“你看没错吧……”张毅城坦然道,“当初,就是我身上的神仙引导我找着的那个地方,现在人家神仙指点我去找我爸!你说我去不去?”

“啊?”听张毅城这么一说,李二丫立马就慌了,“那你爸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你别瞎想!”张毅城一撇嘴,“人家神仙就是说让我去找,别的没说!谁知道怎么回事啊?没准是捡钱包中彩票的事呢?神仙让咱这么干,咱照办就行,其他什么都别问,那都是天机,一律不可泄露!”

“那你这考试……”李二丫仍旧是不放心。

“考什么考?万一半路买张彩票中个百八十万的,还考个哪门子试啊……”张毅城似乎有点不耐烦,“行了行了,你给我拿点钱,我去找我爸……”一边说着,张毅城一边拨出了周韵然的电话,刚补了一次课就退学了,无论如何也得跟人家姑娘打声招呼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