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放了学,张毅城没精打采地打车来到了周韵然家的小区——红港花园。

“二号楼一单元307室……”按着磁卡上的门牌号找到了周韵然家,张毅城并没拿钥匙开门,而是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感觉里面似乎有点动静,好像有人,便伸手按下了门铃。

“怎么这么晚才来啊?”一阵脚步声后,屋门打开,周韵然穿着围裙出现在门后,“吃饭了吗?”

“呃……没有……”张毅城的脸红得像猴屁股一样,战战兢兢地进了门,提鼻子一闻,屋里弥漫着一股类似西餐厅的奶油味,似乎不是一般的炒菜,“你在做饭?”

“是啊……”关上门,周韵然一路小跑又进了厨房,“你喜欢吃西餐吗?”

“西……西餐?”张毅城一愣,“什么西餐?”

“我做了牛排、意大利面和罗宋汤!”周韵然从厨房探出头,调皮一笑,“牛排你喜欢吃几成熟的?”

“哦……随便,几成都行……”张:城放下书包,四处打量了一番,只见整间屋子被收拾得十分整洁,在客厅墙壁的正中央挂着一张黑白夫妻合影,下面放了电子蜡烛和香炉,照片上不用猜也是韵然的亲生父母,“你还有这手艺啊?”张毅城坐在沙发上,旁若无人地掏出了烟,“你家能抽烟吗?”

“尔随便!”说着半截,周韵然手忙脚乱地跑出厨房,从茶几下面拿了个大号的水晶烟钮摆在了张毅城前面,继而又跑了回去。

“别忙活啦,差不多就行了……”点上烟,张毅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对吃饭没要求,能吃饱就行……”

“你没要求我有要求啊……”说话间,只见周韵然端着一大盘牛排走出厨房,将牛排摆在了餐厅的桌子上,整个餐厅连带客厅,立即充满了牛排的香味,“你喝不喝酒啊?”放下牛排,周韵然又跑回了厨房。

“呃……要是有的话,喝点儿也行……”俗话说得好,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张毅城这个年纪,可以说是人的一生中食欲最旺盛的时期,此刻大餐当前,再怎么不好意思也难免有点把持不住。

“你喝什么酒啊?”一听张毅城想喝酒,周韵然又从厨房探出了头,“有红酒,有人头马,还有五粮液!”

“我靠,牛排就五粮液,这吃法太国际主义了……”张毅城也乐了,“有啤酒没有?”

“有吧……”周韵然打开冰箱,还真找出了两瓶,“两瓶够吗?”

“够……够……”张毅城红着脸接过啤酒也摆在了桌子上。不一会儿,菜上齐了,周韵然可算是脱下了围裙,坐在了张毅城的正对面,“这顿饭,就算我报答你请我吃烧烤了!”

“哎呀,你这是说哪里话……”张城低着头也不好意思看周韵然,“我那天也挺想出去吃点烧烤的,都是沾你光啊……”

“别骗人了!哼!”周韵然小嘴一撅,“快吃吧,等会儿凉了不好吃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张毅城嘿嘿一笑,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块牛排,往嘴里一送,立马感觉一股牛肉的香气直捣心脾,客观的评价,这个牛排做的绝对比外面西餐厅卖的那种三四十块钱一份的牛排要好吃不知道多少倍。

“好吃吗?”周韵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张毅城,似乎充满期待。

“嗯!好吃!”张毅城眼珠子都瞪圆了,“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

“我还会好多呢,等你下次来,我再给你做点别的!”一看张毅城似乎挺爱吃,周韵然立即就是一脸的兴高采烈,“要是不够,等会儿我再给你做!”

“哎……不用不用……”张毅城赶忙拒绝,“我的任务是补习功课,可不是混吃混喝……”

“你吃饭的样子,真好玩!”周韵然似乎并没有开吃的意思,只是一心一意地看着张毅城傻笑。

“吃饭……有什么可好玩的?”张毅城拽了张餐巾纸抹了抹嘴,“你也吃啊,别光看我吃啊……”说实话,此时此刻这张毅城要说毫不心动,那绝对是假的,古龙大侠说得好,想打动男人的心,最好先打通他的肠胃。①此刻张毅城的心被没被打动不好说,但这肠胃算是彻底被打通了……

等周韵然把桌子收拾完了,差不多已经快八点了,就在张毅城翻书包掏课本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又响了,一看屏幕竟然是童国虎的来电。

“喂,请问是张毅城吗?”虽说号码是童国虎的,但打电话的却不是童国虎本人。

“呃,我是,请问您哪位?”一听打电话的人不是童国虎,张毅城也是一愣,本以为是这哥们把王冠拿回来了等着自己去配合驱煞呢,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是这大哥手机丢了被哪个活雷锋给捡着了正在想办法联系机主?

“您是童先生什么人啊?”电话里声音杂乱,打电话这位似乎还挺着急。

“我是他的……朋友!”张毅城道,“您是童大哥什么人?”说实话,此时张毅城倒想打听打听对方的身份。

“我是童先生住的客栈的老板!我姓董!您跟童先生关系一定不错吧?他出车祸了,现在正在医院!”

“啊!?”一听这个消息,张毅城心里不由一惊,立即想起好像听童国虎说过,其父也是死于车祸,难道说他身上那个怨孽终于爆发了?不应该啊,此人再怎么说也是袁绍一的徒弟,毕竟跟着民国八真头号大BOSS、道门总瓢把子混了十几年,即使轰不走怨孽,保命的本事总应该有吧?“撞得严重呜?现在他人怎么样了?”

“呃……这个不大清楚!他外出好多天了,一直没回来,也没退房,刚才有个出租司机把他的房卡和行李都送回来了,说他出车祸了,让我想办法联系你!”董老板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你啊,后来实在没辙就翻他的行李,发现他手机在包里,还真把你的号码给翻出来了,这才打电话给你,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董老板,您能帮个忙吗?能不能麻烦您去趟医院看看他的情况?”张毅城心里越发感觉这童国虎遭遇的绝对不是一般的车祸,“我会尽快赶过去的!”

“没问题没问题!”电话里这个董老板似乎还挺仗义,“你大概什么时候过来?用给你留间房吗?现在是旅游旺季,住的地方不好找!”

“呃……”一听留客房的问题,张毅城也是一阵子的犹豫,自己马上高考,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就算坐火箭往返也赶不及考试啊,但万一那个童国虎受了什么重伤,等考完试再过去恐怕就连追悼会都赶不上了,“这样吧,您方便给我留个电话吗?我确定时间马上打给您!”

“没问题!你记一下,0872—–”

“您等一下,我找支笔……然然……”对于叫惯了表妹的张毅城而言,始终感觉“然然”有点别扭,“你这有笔吗?”

“有!”周韵然赶忙跑到屋里拿了支笔递给张毅城,只见张毅城皱着眉头在课本上记了一串号码,之后点头哈腰地挂上了电话。

“怎么了?”一旁的周韵然发现张毅城的表情不大对劲,也开始紧张,“出什么事了?”

“我一老大哥,让车给撞了!”张毅城面色凝重道,“恐怕今天我得先回家,把这事跟我爸商量一下!”

“哦……”周韵然抿着嘴,眼圈立即就红了,一股子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似乎随时都会淌下来,“那我送你下楼吧……”

“然然,你听我说……”张毅城也无奈了,看来这次不解释是说不过去了,“这件事说来话长……”点上烟,张毅城花了少说半个钟头的时间,很郑重地把童国虎、袁绍一和自己家的乱套关系大概说了一遍,“也就是说,童大哥的师父教过我妈,现在他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找我帮忙,要比你表哥身上那点儿毛病厉害得多,我也答应了,但现在还没等轮到我帮忙,他自己先出车祸了,而且我判断这不是普通的车祸,他找人联系我而不是亲自找我,就更说明这事不简单,他出事在云南,而现在咱们就要考试了,我又不能亲自去找他,所以我必须回去跟我爸商量一下对策……”

“哦……”只见周韵然两眼迷茫,似乎早就被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绕晕了,“那你……还会再来吗?”

“我……会!”张毅城一笑,伸手擦干了周韵然眼角的一滴眼泪,“这次是说真的,你看你都哭了,我又怎么可能骗你呢……”

“呜……”见张毅城给自己擦眼泪,周韵然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那你会不会……扔下我自己去云南啊?”

“这个……”张毅城眉头紧皱,“傻丫头,就算我去云南,也不是因为想扔下你啊!我爸从小就告诉我,人的生命,不管是谁的生命,都是这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如果让我在高考和救人之间做出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不管他是谁,不管他跟我什么关系!”张毅城表情坚定,言辞铿锵,还真有点正义使者的感觉,殊不知,把高考和任何东西放在一块,这厮没准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那我不许你冒险……”周韵然冷不丁一介拥抱,把张毅城抱了个措手不及,“我现在只有你了……”

“啊……好……好……不冒险……”张毅城两眼望天,五官僵硬,脑袋里就剩了两个字:完蛋……


注释:

①古龙名言:想打动男人的心,最好先打通他的肠胃。详见古龙武侠名著《陆小凤传奇》之《凤舞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