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三天后。

鲁迅先生说得好,“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肯挤,总还是有的”。自从在课本上看到这句话那天开始,张毅城便将其当作了自己人生的座右铭。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电,就算天塌下来,都阻止不了老子从海绵里挤时间——玩电脑。

夜深入静,万籁俱寂;打开电脑,戴上耳机,翻开攻略,张毅城刚要提存档继续砍怪升级,床头的手机忽然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吓得张毅城连来电号码都没来得及看便接通了电话,这要是惊动了隔壁的爹妈,过来推门一看大半夜不学习不睡觉却在玩电脑,以张国忠的脾气,没准真会给这屋来个拉闸断电,真到那时候,就算把海绵挤烂了恐怕都没得玩了……

“喂……谁呀?”张毅城把声音压得极低,跟做贼一样。而电话那边却没人说话。

“谁呀?不说话我挂了!”张毅城把电话夹在了脖子上,两只手继续按键盘。

“是我……”刚准备挂手机,听筒里忽然传来了周韵然的声音。

“哦,是表妹啊!”张毅城也是一愣,要说这周韵然都好几天没动静了,怎么深更半夜又活过来了,不会又是离家出走了想找人哭诉吧?“身体好点没?”

“嗯……”听周韵然的语气,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低落,“你在干吗?”

“睡觉啊……这半夜三更的我还能干吗?”张毅城按下暂停键,干脆躺回刭了床上,熟练地从床底下拿出来装烟灰用的玻璃瓶子。

“那我没打搅到你吧?”周韵然道,“我想向你说声谢谢!”

“哎,表妹,你这是说哪里话?为民除害是全社会每个帅男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张毅城呵呵一笑。

“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周韵然话锋忽然一转,“我不想出国了……”

“哦?那你准备怎么办?”张毅城一愣。

“参加高考!”周韵然斩钉截铁,“然后在中国上大学!”

“呃……别呀!说实话,我个人不赞成你这么干……”此时此刻,张毅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顺着周韵然的话茬子往下接,“国内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外钻啊,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毅城,你能不能告诉我……”周韵然似乎很认真,“你准备报考哪所大学?”

“我……”张毅城心中暗道不妙,“清华还是北大,现在还没想好……”

“毅城,我是说真的……”看来这周韵然可不像柳蒙蒙那么好骗,“我想……我想和你……在一所学校……”

“唉?”张毅城也服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表妹,你听我说,参前途姜这东西,绝对不能意气用事,如果你想听真话,那我告诉你,我二模①才考了280分,其中有80分还是抄来的,你觉得我这个水平,能考上什么大学?我还巴不得有你那种机会,到国外去见识见识呢!”

“别再叫我表妹了好不好?”电话里,周韵然的语气似乎有些矛盾,“我不想只当你表妹……”

“那……你让我叫你什么?”张毅城已经濒临死亡了,心说完蛋了,看这意思妹子这是要摊牌啊…

“就叫我然然吧,我妈一直这么叫我……”

“呃……好吧,然然,咱们言归正传,你就算留在国内,也别向我看齐,倒退十年,我这个成绩只能进工读学校……”

“我可以帮你补习……”

“呃……这……”张毅城彻底没词了,本来想借口成绩差躲躲的,这可好,非但没躲开,反而被逼进死胡同了,‘“表妹……唉不对不对……然然啊,这件事,我看还是从长计议好不好?”

“你……就那么讨厌我?”电话中,周韵然的语气似乎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凄惋。

“哎,你误会了……我……我怎么可能讨厌你呢?”张毅城算是彻底没辙了,这可如何是好?“我就是担心拖你后腿啊……”

“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周韵然轻声道,“那就达么说定了,明天开始,你放学来我家,我帮你补习!不打搅你睡觉了,拜拜!”说罢,周韵然不由分说便挂了电话……

“完了……”拿着手机,张毅城足有五分钟没缓过劲来,手里的烟头都烫手了也没想起来嘬一口,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

第二天清晨,教室。

没精打采地来到教室,刚一落座,张毅城就被书箱里热气腾腾的麦当劳早餐吓了一跳,温度尚佳的咖啡杯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好好学习,不许旷课。”

“我操……”一看张毅城来了,旁边一位住校的男生赶紧凑了过来,“毅城,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怎么……?什么艳福……?”张毅城一脸的无辜,“我刚才有点事,把钱给她让她帮我带份早点而已……”

“别TM装了……我都看见了……”住校生一脸的羡慕嫉妒恨,“帮忙带早点,还带夹纸条的?唉,那妞是哪班的?”

“什么哪班的?我不认识她……”张毅城也懒得解释,三口并两口不出五秒钟便把汉堡消灭了,之后端起咖啡一饮而尽,趁着人不多赶紧销毁证据才是王道……

俗话说的好,人要倒丁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就在张毅城嘴里的汉堡还没嚼干净的时候,罗真竟然破天荒地也顶门到了:“毅城!来!快来!”

“又怎么啦?”张毅城抹了抹嘴。

“赶紧过来!”罗真不由分说便把张毅城拉出了教室,“有个美女让我把这个给你!”说罢,罗真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雅粉色的信封,里边硬邦邦的,似乎装了磁卡一类的东西。

“这什么玩意儿?”张毅城拆开信封,差点当场晕倒,只见信封里装了一张小区磁卡和一把门钥匙,另外还夹了一封信:毅城,你知道吗?

昨天给你打那个电话,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我不停地深呼吸假装平静,其实我特别紧张,我真不知道如果你拒绝我,我该怎么办,谢谢你没有拒绝我。

从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没有了父亲,我和妈妈就没有了保护,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每天都在担心周森会出卖我们、伤害我们,结果这一天真的来了。

我也曾想过,如果妈妈不在了,我一个人,该如何面对这个世界,如何面对以后的日子,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如此突然。前几天,当我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地想到了死,但我不能。因为我知道,妈妈牺牲自己,为的就是让我活下去,所以我一定要学会勇敢,学会面对一切,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妈妈,才对得起所有帮助我、爱护我的人。

就在这时,我遇到了你,虽然妈妈没能躲过厄运,但你却救了我,是你保护了我,也给了我希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会有安全感,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被别人保护的感觉了,这种感觉真好!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妈妈做了最好吃的饭菜,请你来我家吃饭,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妈妈特别开心。之后我哭了,醒了,发现周围什么都没有。你知道吗,我多么希望这一切是真实的,虽然妈妈不在了,但我相信她如果还在,也会很喜欢你,就如同我梦见的一样。

别忘了你昨晚答应过我的事哦!

信的中间,似乎还有湿过的痕迹,不知道是不是泪水滴在上面造成的。

“呵呵,何止你妈活着会喜欢我啊,都成仙了还照喜欢不误呢……”张毅城苦笑着把信叠好揣进了兜里。

“毅城,行啊小子,那妞不赖啊……”罗真羡慕得都快死了,“毅城啊,我怎么看你苦大仇深的?你不想要让给我啊,我就喜欢那类型的……”

“那你去找她吧!没人拦着你!”张毅城一脸的不屑。

“信上说什么啊?”罗真似乎还挺八卦,“给我看看呗……”

“说让我下午放学去她家……”张毅城干脆实话实说了,“记不记得我跟你喝酒那天,告诉你我抓了个坏人,那人把他媳妇杀了,还想杀闺女,最后让我力挽狂澜,一脚给踢成太监了?”

“当然记得啊!”罗真点头,“莫非这就是那个闺女?”

“嗯……”张毅城撇着嘴点了点头,继而晃了晃小区磁卡和门钥匙,“看见没?家门钥匙都送过来了……”

“我靠,乘胜追击啊!”罗真手忙脚乱,就差开窗户跳下去了,“人家这暗号都明到这份上了,你还不说赶紧把她收了,还是爷们不是啊?”

“你想什么呢?”张毅城眉头紧皱,“她妈刚去世,人家姑娘现在是最无助的时候,我收个屁呀,这不是乘人之危吗?再说了,那天我跟没跟你说蒙蒙的事?蒙蒙都说那话了,我怎么能做出对不起地的事呢?”

“呃……那你准备怎么办?”听张毅城这么一说,罗真也软了,“拒绝她?”

“不知道……”张毅城叹了口气,“昨天半夜,这丫头给我打电话,非让我去她家,要帮我补习功课。”

“你答应她了?”罗真眼神火热,眉宇间透着一股皇上不急急死太监的殷切。

“哪由得我答应不答应啊……”张毅城无奈道,“她突然提出这个要求,我都来不及想,她就把电话挂了,就认定我答应她了……”

“你丫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看着张毅城如此消极,罗真简直是上吊的心都有……


注释:

①二模:指高三年级第二次模拟高考。一般情况下,高三年级学生都会经历两次模拟考试,试题难度往往会略高于真正高考试题,第二次模拟考试成绩往往会被作为高考估分的重要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