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就在这时候,秦戈端着手枪也走到了怨孽进前,瞄准了怨孽的脑袋砰的又是一枪,这次秦戈可长了记性了,把全身的劲都集中在了手腕子上,随着枪口火光一闪,一枚“赤硝夹心合金弹”噗嗤一下便打进了怨孽的脑袋里,只见怨孽楼着大手刘稍微晃悠了一下,扔未松手。

“怎么?没用?”秦戈的表情瞬间一变,走进了一步砰砰的补了两枪,仍旧没什么效果。说实话,这12.7毫米口径弹头近距离内威力绝对接近飞机上的机炮,不管是人是鬼,绝对打那废那,软的直接打穿、硬的直接打爆这都是没商量的,没想到此时面对一个被破布罩着的怨孽,既没打穿更没打爆,枪里装的可是赤硝开花弹啊,不害怕子弹总得害怕赤硝吧?

“哎……”正当秦戈忙着给手枪换子弹的时候,只见大手刘一声爆喝,竟然站直了身子,把冤孽也带了起来,继而噗通一下来了个四仰八叉把冤孽压在了身子底下,“我让你抱”只见这大手刘竖起双腿,似乎是想向后来个滚翻从怨孽怀里挣脱出来,但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来尝尝这个”老刘头高举七星剑过头顶,加了把劲猛的往下一戳,直接把剑钉进了怨孽的脑袋,“给我进去”情急之下,老刘头干脆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宝剑上,只见剑刃滋滋的钉入怨孽脑袋五六寸,而怨孽却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我来”张国忠也管不了许多了,当啷一声把宝剑扔在地上就要下手去搬怨孽的胳膊,

刚蹲下身子还没等伸手,只感觉后背一阵阴风,脚脖子噗嗤一下便被攥了个结实,继而噗通一下就是一个大马趴,“师……”张国忠甚至没来得及喊老刘头的名字,只感觉脚脖子上的力道猛然加大,整个人像拖死狗一样被人狂拽向后,“剑我的剑师兄……”张国忠边挣扎边喊,刚喊没几声便感觉身子已经到了水里且水越来越深。

“国忠”张国忠被拽出了至少两三米,老刘头和秦戈才刚反应过来,一切来的简直是太突然了,等二人拿出手电往张国忠喊的方向照的时候,张国忠已经下水了。“国忠雕像抱雕像”老刘头此时还算镇静,从地上捡起张国忠的庆泰剑便追了上去,秦戈则以最快速度打出了一枚照明弹。强光下,张国忠此时都快被活活拖死了,听老刘头这么一喊勉强抬起头,正看见雕像从自己身边掠过,“嗯……”张国忠也拼了,咬着牙把胳膊往边上一横,右手一把便拽住了雕像的腿,与此同时感觉浑身上下被拽的瞬间一紧,脊椎骨差点脱了臼。

“招家伙”老刘头人未到“脱水弹”先到,只见一枚秦戈自制的“脱水弹”嗖的一声从张国忠头顶飞过,正砸在怨孽身上,只听扑通一声,“脱水弹”掉入水中并为爆炸。“我**母亲姓秦的,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也买处理品”一看脱水弹并为奏效,老刘头拔剑便砍。

“保险扔那个要拉保险”此时秦戈也举着枪冲到了跟前,就在这时候,照明弹缓缓落入了水中,洞内瞬间又是漆黑一片,张国忠只感觉身边两束手电光晃来晃去,继而便是砰砰的枪响,仿佛是老刘头和秦戈在和怨孽拼命,还别说,这一拼还真有用,脚脖子上的的力道似乎小了一点,本来悬空的身子竟然贴地了,“他娘的,怪不得为了治这么几个东西,连张三丰都得闭关琢磨……”张国忠咬着牙用另一条腿撑着地,两只手想去抓雕像的胳膊,因为腿实在太粗,抓着既滑有费劲,就在张国忠一只手刚抓住雕像胳膊的时候,只感觉脚脖子上的力道陡然增加,只听噗通一声,整个雕像竟然被拽倒在了水里,实话实说,雕像这一倒把张国忠也吓的不轻,赶忙松手一蜷身子躲开了这泰山压顶的一劫,要说这雕像差不多就是个实心铁疙瘩,分量少说一吨往上,这要是砸在身上,用不着怨孽祸害就先成照片了。

再说老刘头和秦戈,身边忽然噗通一声,也是吓了一跳,就这么一愣的功夫,只见怨孽拽起张国忠一瞬间便消失在了黑暗中,以人的速度根本就没有追的可能。

“国忠国忠”老刘头冲着洞里喊了两声根本没有回应,此时秦戈又打出一枚照明弹,强光之下,两人呆在了当场,只见刚才呈扇形包围的怨孽此时已经围成了一圈,距离两人十米不到,粗略数了一下约么有五六个,正对着进来时小洞口的,正是众怨孽中唯一一个体表没有麻布包着的“赵金舟”。

“现在怎办?”秦戈枪交单手,也拿出了一个自制脱水单,大拇指轻轻一弹,只听啪的一声,保险环应声落水。

“先回去,把刘老弟弄出来我打头阵,你跟着我”老刘头心都凉了,战战兢兢的横起了七星剑,冷不丁上前一步冲着赵金舟分心就刺,只见这没皮的人芯噌的一下蹦起四五尺高,跨过老刘头的脑袋便落在了秦戈跟前,秦戈早有心理准备,抡圆了胳膊就是一掷,脱水单不偏不倚正砸在赵金舟的前胸,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四下瞬间变得乌烟瘴气,这赵金舟嗷了一嗓子噌的一下便蹿没影了。

“好像有效”秦戈赶忙用袖子掩住鼻子喊道,“刘先生,不要呼吸”说实话,五氧化二磷属于工业用强脱水剂,腐蚀性很强,化学上的“脱水”是指将物质中的氢原子与氧原子以二比一的比例分离出来使物质碳化,与“吸水”完全就是两个概念,这种东西人如果吸入过量的话跟喝浓硫酸是没区别的,恐怕不用怨孽动手自己就先玩完了。

“有效个屁”老刘头捂着鼻子骂骂咧咧道,“他娘的,都是你那个处理品,他娘的还不如毅城的药瓶子好使”老刘头边跑边骂,三步并两步跑回洞口,从布兜子掏出一片玉便塞给了大手刘,“刘老弟,把用这个掰开,快”

就在这时候,秦戈也到了,二话不说便捡起了张国忠刚才扔在地上的庆泰剑,说实话,在秦戈心目中,用这玩意对付怨孽可比手里这门迫击炮要有效。

“别捡那个”老刘头余光看见秦戈低头,就知道是捡庆泰剑,其实自打张国忠被冤孽拖走的时候,老刘头就怀疑是因为张国忠拿着这把剑,按老刘头的分析,当初八仙阵之中,如果言尚道人所掌的阵脉是最重要的一脉,肯定便是镇煞赵金舟的一脉,所以赵金舟的尸身会害怕庆泰剑,但其它七个人就未必怕了,此时在洞中,这赵金舟明显就是怨孽头目,肯定得让其他怨孽先将拿庆泰剑的人整消停了自己再上。

但这一嗓子已经喊晚了,还没等秦戈把剑拿稳,只感觉脚脖子也被人攥住了,还没等反应便被拽了个大马趴。

“放开我”秦戈反应也快,二话不说翻身冲着身后砰砰就是两枪,但似乎没什么效果,“刘先生”秦戈只感觉没个几秒钟便被拽进了水里。

“他娘的”老刘头也没工夫管秦戈了,“刘老弟,快快掰开”

要说这一招,老刘头可是有年头没用过了,这片玉不是普通的玉,而是一个“夙印”,所谓“夙印”,就是人与鬼之间达成协议的载体,凡冤魂必有怨气,而“夙印”的目的就是首先唤恶鬼出来帮自己的忙,并承诺事成之后帮冤孽平息这种怨气。

理论上讲,“夙印”是一次性的法器,每枚“夙印”当中只能封禁一个恶鬼,使用过一次之后,不管事后施法者是否按照承诺帮恶鬼洗清了冤怨,这枚“夙印”都会失效,从古至今,这玩意一直被认为是饮鸩止渴的东西,有可能招出恶鬼怨孽确实能解眼前之忧,但事成之后若不按照当初的承诺,及时帮怨孽洗怨超度的话,便很可能惹上天大的麻烦且一辈子狗皮膏药甩不掉,古代因滥用“夙印”而死于非命的道门中人比比皆是,年在埃及用过一枚“夙印”,回国之后足足折腾了四年半的时间,才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把后续的事墨迹完,将那个冲艾尔逊身子怒斩埃及“人胄”的恶鬼完全超度,若不是巧合,还不知要墨迹到哪年,所以“夙印”这东西,老刘头一般情况下都会常备一个,但能不用尽量不用,不过此时此刻可顾不上那么多了,再瞻前顾后张国忠和秦戈可就都完了……

大手刘正在怨孽怀里挣脱,见老刘头递过来一片玉,便稀里糊涂的接了过去,按着老刘头的指示用手一掰,瞬间瞳孔就放大了,脖子上的青筋比刚才暴的更高,一声闷哼便掰开了抱着自己的怨孽的胳膊,蹭的一下便窜起老高。虽说“夙印”这东西当场爽过之后,后续为怨孽超度的工作十分棘手,但对于控制眼前的状况,老刘头还是有十足把握的,人被怨孽冲身后的力量、速度与其正常时的身体素质有很大关系,像大手刘这样的超级猛男如果再加上怨孽冲身的话,基本上就是无敌的,至少摆平以往碰上过的,甚至包括“磔池”中铁锁尸在内的一切怨孽绝对都不在话下。

“天尊降临我如峰,俯揽五岳会三清,天兵十万听吾命……”老刘头一横手里的七星剑开始念咒,理论上讲,这大手刘被冲身后,跟闹撞客差不多,能说人话也能听懂人话,老刘头念过咒之后下一道法令,大手刘得令后就可以开始干活了,可没想到,这大手刘被冲身之后,一下便窜到了老刘头背后,之后眉头苍蝇般在洞里上蹿下跳,时不时还要嚎叫两声,没等老刘头把咒语念完更是噗通一声载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众仙临凡唤仙灵,乾坤翻涌……”念着念着,老刘头也觉得不对劲,法令没下怎么人先躺下了?“刘老弟刘老弟”老刘头赶忙上前扶起了了大手刘,不扶还好,这一扶可差点把老刘头吓尿了,只见大手刘嘴嘴角泛白竟然吐起了白沫。

“怎……怎么了?”老刘头一时间也慌了手脚,赶忙取出针包为大手刘行针,两针过后,大手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看刚才抱着自己的东西似乎没有了,还挺高兴,“呵呵,不错,刘老头,你那东西真好哎?他们呢?”

“他娘的……这洞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一股莫名的绝望在老刘头心头涌起,剑交单手,老刘头伸手从布兜子里拿出了罗盘,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只见罗盘指针就如同电风扇一样360度一个劲的转大圈,当年在“磔池”碰上铁锁尸时也没有过这种情况啊……,明明是完好无损的“夙印”,自己操作过程也没有任何纰漏,而“夙印”上封禁的精心挑选的恶鬼怨孽,竟然自己离身了,“莫非是……‘魙孽’?”

“刘老头,你说什么?这里有什么?”大手刘从地下捡起了秦戈的手电,往周围一个劲的照,似乎什么都没有。

“魙孽”老刘头言语颤抖,“刘老弟,你先上去”

“魙”字本意为一种传说中的鬼怪,中国古代素有“人死为鬼,鬼死为魙”的说法,人怕鬼,鬼怕魙,也就是说,鬼惧怕“魙”,就像人惧怕“鬼”的程度是一样的。

然而这只是民间传说,在道术的理论中,魙孽通常被看做恶鬼修成“真身*”后的一种形态,在《茅山恶孽谱》*一书中对“魙孽”的解释是这样的:恶鬼修仙通常有两种方式,一是有身而修,就是在肉身上修,一是无身而修,就是在没有肉身的情况下以魂魄的形式修,相比之下,前者比后者难度要大很多也更罕见,因为修仙这个过程,即使是恶鬼,时间也是要以百年为单位计算的,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如果没有帝王将相的墓葬待遇,人入葬后肉身很难保持如此长时不腐(即便有帝王将相的墓葬待遇,尸身只能说更容易腐坏,即便设计再严密的墓局,遭盗墓贼一挖也会被破坏),“魙孽”这种真身形态便属于稀有的“有身而修”类型,与尚未修成真身的恶鬼相比,“魙孽”的肉身可在大多数环境下保持不坏,但魂魄却不能离身,就像活人一样,绝大部分对付鬼怪的法师法器对于“魙孽”而言都是无效的,而其肉身又会综合恶鬼的力量、速度与坚韧,所以在道术中,“魙”并不是指鬼“死”了,而是鬼“成仙”了。

按常理讲,怨孽冲人的身子,只有两种情况可能主动离身,一是受人法事,怨气尽消或是被法术逼出人身,再有一种可能性就是遇到了更厉害的玩意被吓跑,眼下冲大手刘身子的“夙印”恶鬼,显然不是被法术逼出去的,而是被活活吓跑的,而将其吓跑的东西,无非就是洞中的“魙孽”。

“啊?”大手刘没听大明白,“上哪去?”

“爬上去”老刘头站起身道,一脸的茫然。

“那你们怎办?”虽说这大手刘有点傻,但也懂得些人情世故,此时一看老刘头的表情,也有点担心,“我不走你们不走,我也不走”

“你先回去”老刘头一时心乱如麻,“我也回去,咱们一块回去……”其实这老刘头就是想假装回去让大手刘先爬上去,感觉这么个傻兄弟万一稀里糊涂的死在这洞里挺可惜的。没想到自己刚到小洞口就被吓回来了,只见洞口里还站着一个人,看身高似乎是个小孩,两只眼睛在手电光下闪闪发亮,就如同猫一样,“啊”老刘头吓的往后紧退两步险些坐在地上,心说他娘的完蛋,凭直觉,小洞口里“断后”这位,八成比洞里拽人的都厉害……

“怎么了?”看洞里似乎有东西,大手刘赶忙上前,用手电往洞里一照,也吓得哇呀一声,继而俯下身子便要钻洞去玩命,结果被老刘头一把拽了回来,“你快给我回来到我后边,快”

“啊?”大手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乖乖的退到了老刘头身后。

“他娘的,出门没看黄历……”老刘头心说也罢,自己和秦戈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够本了,只可惜张国忠和大手刘啊,正琢磨着,只见洞里这位竟然开始往里走了,“快快退后”老刘头用手拦着大手刘赶忙后退,等这位出了洞,老刘头才看明白,进来这位竟然是个现代的小孩,身上穿的是运动服,脚底下蹬的是旅游鞋,还带着电子表,跟洞里的“魙孽”显然不是一路的。

“这他娘到底……”老刘头剑交单手拿出了罗盘,一看又楞了,刚才还像电风扇一般疯狂旋转的罗盘,此时竟然一动不动了,罗盘指针直挺挺的指着刚进洞的这位小哥们,“这……”说实在的,这种情况,老刘头一辈子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前不久李东摆弄“祝由术”,活人魂魄出窍的时候,罗盘就是这种反应,另一次就是此时此刻,凭“祝由术”那次的经验,眼前这个孩子应该不是怨孽,到更像是魂魄出了窍的。

就在这时候,小孩开始径直往洞里走,老刘头赶忙用手一拽大手刘为这位小哥们让路,“他是谁?想干啥?”大手刘也是一愣,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啊。

“跟着他”老刘头横起七星剑,快步从地上捡起了张国忠的巨阙剑塞给大手刘,“再有东西,用这个砍明白么?”

“嗯”大手刘接过巨阙剑,假模假式的跟在了老刘头身后,没走多久便下了水……

————————————注解*:

*魙:读音zhān。

*真身:茅山术中,恶鬼与畜牲修仙可分“替身、幻身、真身”三种,其中真身是最高境界,修到幻身或真身的恶鬼或畜牲是很难缠的。

*《茅山恶孽谱》:茅山宗四代监院宋梦清真人所著,书**列举并详细介绍了世间一千一百余种天生对人类有敌意的畜生、恶鬼等怨孽,为后人做法镇怨之重要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