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有什么现?”此时秦戈也端着那把迫击炮手枪走到了雕像跟前。

“暂时还没有……”张国忠和老刘头扒着玉衣的缝隙一通找,现这个雕像似乎确实是个实心的,周身上下严丝合缝似乎没有任何缝隙或暗门,“怪了,铁器隔阴阻阳,给一个铁雕像穿玉衣,这他娘的是哪门子规矩?”老刘头直起身子往后退了两步,横看竖看也没什么特别。

“一般情况下,我们都采取这种办法……”只见秦戈把手枪背在身后,伸手从靴筒里抽出了匕,顺着雕像后脑勺处的玉衣缝隙由上到下一刀割到底,之后用手轻轻一拽,整件玉衣哗啦一下便像“脱衣服”一样被脱了下来,不少散碎的玉片随着这一脱,噼里啪啦的全掉进了水里。

“秦爷……你……”老刘头也看傻了,玉衣这东西一直以来可都是国宝啊,你秦戈一天到晚号称考古学家,还专门研究古玉,怎么能如此糟践宝贝呢?

“这件玉衣不具备任何研究价值”秦戈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手绢,低头沾了点水开始擦拭雕像,“明朝没有穿玉衣入葬的习俗,况且这里也不是墓葬,这件玉衣不是陪葬品,也不是礼器,更不是工艺品,只是针对这个仪式特制的道具真正值得研究的,是玉衣里面这座雕像”说话间,秦戈已经擦去了雕像表面的浮土,只见一尊惟妙惟肖的铁质男子裸像矗立在水中,尺寸比例与常人无异,周身赤luo一丝不挂,肌肉质感逼真细腻,雕工之精简直跟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雕像有一拼。

“这他娘的,是朱允炆的雕像?”看着这尊惟妙惟肖的铁像,老刘头也为之一惊,“莫非这东西立在这是镇鬼用的?”按道教的传统理论也就是“杨福畏竹”典故所提到的理论,如果怨孽生前是死于某个人之手,或被某人降服过的话,不光会怕真人,其用过的东西、雕像甚至画像甚至这些东西的复制品,都会成为怨孽的惧怕对象,如果赵金舟真是被朱允炆镇住的,将其雕像摆在这也确实有镇鬼的作用,但雕像上披着玉衣又是什么意思呢?

“应该不是镇鬼用的快看这里”眼前这三个人之中,数张国忠眼神最好,当秦戈刚开始用手绢擦雕像的时候,张国忠便现这雕像表面好像有一些小孔,约么比针眼粗点有限,就好比针灸铜人一样,前胸后背都有,起初,张国忠还以为是雕像长年累月遭洞内潮气腐蚀所致,可等到秦戈把雕像周身全擦干净之后,张国忠却现这些细小的孔隙似乎不是“遭腐蚀”那么简单,“看雕像上的这些小眼儿”

“嗯?”老刘头低下头凑到跟前,现雕像上果然有不少小孔,挺像针灸铜人,但这些小孔之中,至少有一半并非是针灸穴位,“这些眼儿,是他娘干啥用的?针灸铜人?”

“莫非……”张国忠心中一动,伸手摸了摸铁像的头顶,“果然师兄,这些是阴阳之脉你来摸”

听张国忠这么一说,老刘头赶忙把手伸到了铁像的头顶处,只感觉在铁像的“惠顶”脉位置,有一个约么像喝汽水用的吸管差不多粗细的孔洞,直径明显比身上的小眼儿要大出不少。

“师兄这个雕像,里面七脉是通着的”张国忠喘着粗气,仔细检查铁像的前胸后背,果然,雕像身上“七脉”位置的小孔,要明显粗于其他常规穴位的小孔,“莫非是用骨灰?”站起身,张国忠猛然间想起了外面那张似乎焚烧过动物尸体的石床,“师兄,我明白了这就你说的那个‘百步还魂阵’我知道所谓的成仙的原理了”

“哦?”老刘头眉头一皱,“说说看”

“朱允炆确实在这成仙了”张国忠皱眉道,“你还记得我说过,外面有个‘泄煞’用的什么‘百丈池’么?那个池子的作用,根本就不是‘泄煞’,而是让朱允炆升仙后离开这寒骨洞的逃跑通道”

在人们的印象中或是古代的传说中,人要是成了仙,一般都是脚踏祥云或驾鹤骑麟,周身上下光芒万丈的光辉形象,然而若严格以道术理论界定的话,成仙的标准却并非是什么仙鹤麒麟或光芒万丈,而是通过慧眼的中魂魄的颜色。

在慧眼之中,煞气呈青色或蓝色,阳气呈黄色或橙红色,普通的魂魄应为白色或乳白色,带有阴气的魂魄呈灰色,也有少数怨气深重的呈黑色,然而据传说还有一种呈现紫色或粉紫色的魂魄,这就是传说中的“成仙”。

也许是巧合的缘故,传说中,老子过函谷关之前,尹喜见有紫气从东而来,知道将有圣人过关,果然老子骑着青牛而来,从此后紫色便被道门奉为圣仙之色,而某些得道高人羽化之后,其魂魄往往也能呈现出这种完全背离常理的色彩,相传全真祖师王重阳羽化之时,其徒丘处机曾于慧眼之中见祖师仙体紫气叠起,之后重阳子肉身不腐,是以成仙之兆,类似传说或记载在其他教派也不难找到,以道术的现有理论,是解释不了这些现象的,所以只能将其归结为“成仙”,这想必也是北宋那些宗师泰斗们判断赵观山“十世为仙”理论的核心标准,也就是说那个赵观山,很可能让将一个平民百姓的魂魄也呈现出了“紫色”。

按张国忠的推断,赵观山实验“十善为仙”的方法应该是这样的,先找一个类似于“寒骨洞”这样的洞穴,魂魄出不去,但却能在洞内自由游弋;之后在洞内火焚尸身,魂魄虽有怨气,却不能出洞,就只能附于骨灰之上。

之后再按死者生前的形态铸一尊铁像,就像眼下这寒骨洞的铁像一样,惟妙惟肖形态逼真,而铁像内部则要预留一个空心的管道,这个管道的路径与人体内的七脉路径大致相同,之后将骨灰通过铁像头顶“惠顶脉”处的孔洞灌注于铁像之内,充盈于铁像内部的“七脉”管道之间,铁器虽隔阴阳,但有七脉处的孔洞与外界相连,魂魄便会将铁像误认为是自己的尸身,通过这些孔洞进行还魂等一系列自然程序,铁像外披的玉衣,很可能是用于中和魂魄因“火焚尸身”而激的怨气。

此外,山洞里的水与灯芯草也有重要的作用,按当年马思甲老爷子的分析,灯芯草有传递阴怨的作用,漫山遍野的灯芯草加上洞内的地下湖,无异于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阴阳循环网络,十分类似于自然界的“七关七陔”,按赵观山“十善为仙”的理论推算,魂魄要在铜人、水、灯芯草这个狭窄的阴阳网络中完成十次投胎转世游走七关的经历,如果是人造的七关七陔,很容易被魂魄觉(只有恶鬼才没智商,既然“十善为仙”的话,魂魄肯定不是恶鬼,所以智商要高于恶鬼很多),比起人为摆阵设局,这种近乎天然的阴阳网络更贴近于自然,对魂魄的蒙蔽性更好,不会被觉。

“这应该就是‘百步还魂阵’的阵理,布阵设局,让魂魄假投胎十次,达到十世之善之后魂现紫气,便是成仙”张国忠道,“咱们以为‘泄煞’之用的暗道和‘百丈池’,就是魂魄成仙后出洞的‘后门’”

“成仙了,还走‘后门’?”秦戈微微一笑一笑。

“你当魂魄都跟你一样聪明呢?”老刘头道,“这个洞是喇叭翁,即使成了仙也出不去,只能走‘后门’”

“不是说洞里还有个赵金舟么?”秦戈道,“如果他也从后门‘出去’怎办?”

“你当赵金舟跟你一样聪明呢?”老刘头一脸的不屑,“越是恶鬼越傻,成了仙之后,肯定比恶鬼聪明得多,仙魄能找着出口,恶鬼找不着”

“张掌教,我不明白,既然这里是朱允炆的成仙之所,为什么要把赵金舟的尸体放进来?难道这也是成仙的一部分?”秦戈似乎仍有疑惑,“还有,朱允炆成仙的动机是什么?如此浩大的工程,不像是他一个隐姓埋名的通缉犯有能力做到的,是谁在背后帮助他?或者说,如果这里真的有人成仙的话,成仙的人跟本就不是朱允炆?”

“这……”张国忠似乎也有点疑惑,“我还没想过……”

“张掌教,我觉得那个苏铁力的事与这里无关……”秦戈将铁像检查了一遍,在铁像表面似乎没雕刻任何文字或图案,“那个黄仙在诗中说‘建文归处藏机玄’,但如果朱允炆真的成仙离开了这里,这里便不是他的‘归处’”

“不一定”老刘头道,“人家说的明明白白,是藏‘机玄’,不是藏‘尸’,也就是说,尸不在这里但线索很可能就在这里”

“这里已经与世隔绝了一百年,苏铁力的事就是前不久的事”秦戈道,“几百年前的洞穴怎么可能有这件事的线索?”

就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只听洞口处哗啦一声,随着这一声响,探照灯瞬间熄灭,黑漆漆的洞里只剩了三束手电光。

“谁”张国忠和老刘头第一反应便是拔出了宝剑,秦戈也举起了12.5毫米口径的m5oo迫击炮,三束手电光瞬间齐刷刷的射向洞口方向,只见大手刘傻傻的站在原地,似乎也在找四下寻找。

“刘老弟,怎么回事?”老刘头横着七星剑小心翼翼的走到洞口,只见地上的探照灯已经被砸了个粉碎,看力道至少是十八镑的大铁锤抡圆了才能砸出来的效果。

“我……我也不知道……”大手刘满头大汗,“我光看你们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

“是赵金舟”秦戈不由得端起了手里那门12.5毫米口径的迫击炮,老刘头和张国忠也是打起手电上下左右一个劲的照。

“躲开”就在这时候,大手刘忽然一声喊,上前一步伸手便抓住了张国忠的衣服往旁边猛的一扔,对于大手刘,张国忠是没有任何防备的,经这一扔只感觉身体瞬间便失去了重心,两耳生风呼的一下便飞出三四米继而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刘大哥你……”张国忠挣扎着翻过身,用手电一照,吓的立即就是一身冷汗,只见在自己刚才站的地方,此时正站着一个黑呼呼的影子,如果不是刚才大手刘把自己扔了出来,恐怕就得被这爷爷逮个正着。

“小心”秦戈端枪瞄准缓缓后退,老刘头也摆好了迎敌的姿势一个劲的后退,只有大手刘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刘大哥,后退”张国忠连滚带爬站起了身子,定了定神自己看了看,只见那怨孽浑身上下被一层破麻布所覆盖,且身上的麻布并不是像木乃伊一样一圈一圈缠上的,而是一片一片覆上的,“这不是赵金舟这洞里还有别的东西”

“难道……”听张国忠这么一说,秦戈也是一愣,把手枪交到单手之后拿出信号枪,砰的一枪了一枚照明弹出去,强烈的光芒下,大伙彻底傻了,只见三人周围不远的地方,三三两两站了好几个黑影,黑影的高矮胖瘦各自不一,好像都让破布蒙着,但就是没看见张国忠所说的那个疑似赵金舟的“人芯”。

“他娘的,不光是赵金舟,他一家子人都在这……”老刘头的汗也下来了,“刘老弟,你先出洞快”

“哦”大手刘点了点头,刚一转身想钻小洞口出去,只见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正立在自己跟前,感觉眼前忽然出现个人,大手刘猛的一抬头,只见对面这位就跟剥了皮的兔子一样,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一丝的皮肤。“哎呀妈呀”要说这一下可真是太突然了,即便是大手刘也不免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这一退可不要紧,正好退到了刚才那位黑爷爷的怀里……

“危险”眼看着大手刘离身后的怨孽还有半米远,秦戈举枪瞄怨孽的脑袋砰的就是一枪,要说这12.5毫米口径的子弹的确不是闹着玩的,光枪口的“弹焰”就足有篮球大小,整个山洞就如同打闪一样,子弹呈6o度角斜着向上便射了出去,直接打在了洞顶的岩壁上。“秦爷……你这是瞄的哪啊?”秦戈开枪的时候,站在秦戈斜侧面的老刘头不由自主一低头,凭感觉子弹的落点似乎是在自己头顶正上。

“啊……”随着这一声枪响,秦戈噔噔噔的往后疾退了两步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枪也扔了,捂着手腕子龇牙咧嘴差点就喊出声来。说实话,虽说秦戈对自己的枪法有十足的信心,却着实低估了这把手枪巨大的后坐力,之前秦戈也用过不少大口径的手枪,其中后坐力最大的当属大名鼎鼎的“沙漠之鹰”,也是12.5毫米口径,心说这枪无论如何也不会比“沙漠之鹰”的后坐力还大吧,结果没想到,这m5oo的后坐力还真就比“沙漠之鹰”大,且大了还不是一点半点,至少一倍以上,这一下险些把手腕子直接震骨折。

说实话,大手刘距离身背后的怨孽本就不远,秦戈这一开枪,吓的大手刘又是紧退了两步,哐的一下整靠在身后那位黑爷爷的怀里。

“刘老弟”刚才老刘头也想上前,但被秦戈开枪时的火球把眼晃了一下,此时刚恢复视力便看见大手刘已经退到了怨孽怀里,二话不说一步上前挥起手中七星剑,照着眼前这黑爷爷的脖子就是一剑,只感觉这宝剑似乎是砍在了汽车轮胎上,砰的一下竟然被弹了回来,震的老刘头虎口麻宝剑险些离手,一看砍不动,老刘头干脆干脆一翻手腕由砍改刺,结果剑尖刺到怨孽身上,就好比刺到了柴火垛里一样,扑哧一下进去一大块,等把剑拔回来,刺进去的地方迅又恢复了原装,跟没刺一样。

说实话,此时此刻老刘头也惊了,手里这可是七星剑,切金断玉煞可镇妖,铸剑师的祖宗欧冶子的旗舰作品、唐高祖李渊的随身宝贝;当年在“磔池”砍不动铁锁尸还有情可原,人家浑身上下都罩着铁网,子弹都打不透,而眼下这东西浑身上下明显就是一层破布,怎么也砍不动?

此时此刻,只见怨孽呼的一下张开了胳膊,噗的一下便搂住了大手刘,这一下搂的大手刘也是一愣,身子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感觉整个身子似乎被铁闸夹住了一样,一动不能动,“躲开”此时此刻大手刘也急了,哇呀一声爆叫腮帮子上青筋蹦起老高,但却始终没能挣脱。

“刘大哥”张国忠此时已经窜到了怨孽跟前,剑过头顶一招力劈华山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只听噗的一声,剑砍在怨孽身上效果与老刘头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