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出于保险起见,张国忠并没冒然出洞,而是事先向洞外的“大开间”里放了一枚照明弹。在照明弹的强光下,张国忠算是把里面的大洞看了个明白,原来这个洞穴的空间论大小远不如“磔池”,甚至比后晋那个藏宝洞的“大堂”还要小上一圈,雕像所在的地下湖也没想象中的大,目测面积甚至还不到一千平米。

“你不是说这比那个‘磔池’还大一圈么?”照明弹强光未熄之际,老刘头也钻出了小洞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张国忠打着手电不断打量着四周,“师兄,你现了么?这的石壁……好像长了一层东西”

“长了一层东西?”老刘头用手电照了照,只见身后的岩壁上确实有一层黑乎乎毛楂楂的东西,“这能长什么东西?苔藓?”

“苔藓?”此时秦戈和大手刘也钻出了石洞,干脆把一架大功率探照灯架在了洞口,打开电源,一束强光直冲洞顶,只见洞顶的岩壁似乎也长了一层一样的东西。

“这绝这不是苔藓,苔藓不可能生在这地方”张国忠伸手在身后的石壁上抹了一把,感觉手上湿乎乎,就好比抹了一把烂棉花一样,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没什么味道,“第一次来,我没现有这个……”

“这么说,这东西都是你走以后长的……?”老刘头一皱眉,也伸手在岩壁上抹了一把,打着手电仔细照了照手心,“这他娘的是什么玩意?两三天能长这么多?”

“有可能是以前就有,我第一次来没注意而已”张国忠道。

“这应该是一种菌类植物”此时秦戈也注意到了墙上长的东西,“在茅山术里,能长在这种地方的菌类植物只有一种”

“啥?”老刘头一愣。

“灯芯草”秦戈微微一笑,看来此人一直以来确实没少研究茅山术,竟然能认出连老刘头和张国忠都不认识的“灯芯草”,“难道你们不知道?”

“灯芯草?”张国忠心中一动,当年倒是听戴金双提起过这东西,按当年茅山马思甲老爷子的理解,这东西有传播怨气的作用,日本那个‘和平共荣社’也曾经利用灯芯草的此种特性在徐州战区制造瘟疫,莫非日本人进过这个洞?

“灯芯草?莫非……真有……那个阵?”老刘头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国忠,快你说的那个雕像在哪?”

“就在咱们正前”顺着张国忠手指的方向,秦戈调整了一下探照灯的角度,只见一个黑影阴森森的立在水里,在探照灯冷蓝色的光线下甚是恐怖。“师兄,你说真有什么阵?”

“这个洞,跟赵金舟没啥关系”老刘头并没回答张国忠的问题,而是横起手中的七星剑小心翼翼的走向雕像,“赵金舟就是个幌子这个阵不是为他布的”

“刘兄弟,如果有任何情况,就用这个砍”张国忠把巨阙剑递给了大手刘,自己则端起庆泰剑跟在了老刘头的身后,“师兄,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国忠,师傅当年跟你说过没说过有个‘百步回魂阵’?”老刘头道。

“没有”张国忠环顾左右,似乎没什么动静,“为什么叫回魂阵?还魂?”

“错”老刘头道,“这个镇关键不在于回魂,而在百步”

“百步?”张国忠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一百步大概有一百米的长度,此时这个山洞的直径倒真是差不多,“这个阵是干嘛的?”

“成……仙”老刘头一字一颤道,“赵观山*,听说过没?”

“赵观山?”张国忠一愣,手里的剑险些没掉到地上……

修真入道,最大的目标无外乎“成仙”,除了“修真”、“炼丹”这些传统的修仙理论方法之外,还有一种被广为认同的成仙理论便是“十善为仙”,意思就是说十世的善人便可修成仙果,这种说法无异于大大降低了成仙的门槛,言外之意哪怕是普通老百姓,只要当十辈子的好人也能成神仙,就当时的修道圈子而言,这种说法无疑是疯狂且及其“反动”的,既然多做点好事就能成仙,还修哪门子道?其性质简直就如同在中世纪的欧洲宣扬“不信耶稣照样能上天堂”的理论一样,然而提出这个疯狂理论的人,就是那位传说中的赵观山。

提出“十世为仙”的“疯狂”理论之后,赵观山便顶着四面八方的压力开始着手证实这一理论,然而一个人怎么可能用一世的生命证实“十世”之后将会生的结果呢?就在整个道门抱着看笑话的心情关注赵观山的实验结果时,这赵观山竟然宣布这一理论已经得到了验证,并邀请包括自己的老师萧抱珍*、王重阳*、李仙缜*等十数位道门台柱级人物赴苍岩山观果,三个月之后,这十数位道门宗师竟然无一例外的肯定了赵观山的实验成果,并一致给出了“却为其理,无可辩焉”的结论,意思就是说确实是这么回事,没什么可商量的。

消息传出,道门震撼,大家一是惊在这种荒谬的理论竟然是真的,二是惊在赵观山竟然真的能在短时间内验证十世之后所生的事并且得到这些道门脑们的一致认可。

震惊之余,江湖上对于赵观山的“实验方法”也是猜测四起,甚至连当时一致沉迷于道法研究的宋徽宗赵佶也不惜先后三次下诏想宣赵观山进宫想看个究竟,却始终没能找到赵观山本人。

然而就在此时,与外界的骚动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那些受邀亲离现场的宗师大腕们的守口如瓶,这些人显然不愿意透露其中细节,理由无一例外皆是“惊为非道之捷径,不至无道于真修”,言外之意赵观山的实验确实是能够证明“十世为仙”是成仙的捷径,但实验本身却不应当成为现今道门中人投机取巧的借口,(实验方法)如果大白天下的话,仅用数月之修即可完成十世之为,以后谁还修道?当然,这只是这些宗师们的一面之词,后人甚至有过猜测,就是这些宗师们有可能只见到了“试验结果”而并未亲眼见到试验过程,更有些“愤青”甚至猜测是这些宗师大圣们很有可能是从头到尾全程观看了试验过程,只不过水平有限谁都没看懂,又不好意思说自己看不懂,才被迫认可赵观山的。

总而言之,直到最后这些宗师门一一归仙,赵观山验证“十善为仙”理论的具体方法,始终都是一个谜。

据传说在“十善为仙”的理论得到验证后不久,这赵观山又乘胜追击提出了“十恶为妖”的配套论调,就好比陈景润先证实“1+2=3”之后再次冲击“1+1=2”一样,但与“十善为仙”理论不同的是,“十恶为妖”最终并没有得到像前者那样的有力验证,就连赵观山本人在提出这个猜想之后也销声匿迹于江湖了。然而碍于“十善为仙”的理论已经得到了验证,所以“十恶为妖”虽然直到现今仍然处在“猜想”状态,却被人们与“十善为仙”放在了一起,当做成型的理论传承了上千年。

“百步回魂阵,莫非是李观山做实验的阵法?”张国忠已经猜的差不多了。

“都这么说”老刘头道,“这个阵名是晚清年间龙虎山的游方散人童苦瞻起的,道光年间那个童苦瞻在云游苍岩山的时候现了一个岩洞,岩壁上有太一派祖师爷萧抱珍的题诗,明摆着就是当年赵观山验证‘十世为仙’的山洞,山洞方圆百步,应该跟这个洞差不多,而且那个山洞跟这里一样,也有水,也长了不少的‘灯芯草’”

“那个山洞里也有雕像和一池子的死玉?”张国忠问道。

“这倒没听说”此时老刘头已经走到了雕像跟前,“如果这个洞里布的也是‘百步回魂阵’,那秘密应该都在这个雕像里”说罢,老刘头把七星剑背在了背后,掏出手电开始在雕像上一寸一寸的找。

“师兄,你找啥呢?”看老刘头用手扒着“玉衣”的玉片找的挺带劲,张国忠也不由自主的跟着一块找了起来,但却不知道要找什么。

“傻子,这个雕像不可能是实心的铁疙瘩”老刘头道,“里边肯定有东西,而且肯定是雕像铸好之后再放进去的我找找有没有机关暗门什么的,能往里放东西”

注解*:

*赵观山:生卒年不详,江西吉州(今江西省吉安市)人,太一教著名散人,自幼师从太一祖师萧抱珍,后云游四海,号观山子、癫道人、真乾仙人,

*萧抱珍:(?--1166),金代道士,道教太一道(也称太乙道)的创始人。又名元升,卫州(今治河南卫辉)人,原从真人处授秘箓,演化为“太一三元法箓”,遂在卫州自立教传道。

*王重阳:(1112年—117o年),原名中孚,字允卿,又名世雄,字德威,入道后改名喆,字知明,道号重阳子,故称王重阳。北宋末京兆咸阳(今陕西咸阳)大魏村人,道教全真派创始人。

*李仙缜:(11o5—?),字生林,号仙缜。浙江天台人,北宋道学家、养生家,师从神霄派宗师林灵素,著有《混元灵注经》、《天空星行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