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爬出小洞口,张国忠才现自己着实低估了这个所谓的“寒骨洞”,在自己的想象中,小洞口无外乎连接着另一个人工修砌的密室,充其量也就相当于当年雾灵山上藏和氏璧传国玺的那个小密室,结果等钻出洞口张国忠才傻眼,只见对面的空间至少手里这个破手电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顶的,论大小而言甚至与当年的“磔池”不相上下。

“怎么这么大……?”张国忠不由自主的把长情剑横了起来,说实话,按张国忠以往的经验,洞越大,越容易出现一些难缠的东西,至少巴山的后晋藏宝洞和“磔池”都是如此,搞的张国忠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一碰到大洞,心里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此时此刻,张国忠唯一想不通的就是,苏铁力的尸体为什么会跟明朝那个失踪的酸皇帝扯上关系,莫非是被那只黄鼠狼子忽悠了,或者人家黄仙所说的“建文”压根就不是明朝那个“建文帝”,而是个地名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把长情剑横在胸前,张国忠把手电打开放在了洞口,虽说洞里潮气大,打着手电往外看能见度没多远,但从远处看手电还是没问题的,毕竟是光源,这就好比汽车的尾灯一样,照明功能基本为零,但在黑夜距离很远之外都能看见。在这种大开间的山洞把手电放在洞口,不管走多元,只要回头看看手电光就能找到进来时的洞口。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约么十几米,张国忠忽然感觉脚下一湿,俯下身子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踏进了水里,脚下的水约么有一两厘米深,掏出打火机打开罗盘,果不其然,果盘已经失灵。

“我x他娘的……”张国忠抿了抿嘴又往前走了十来米,只感觉脚下的水越来越深,这洞里似乎是个地下湖,俯下身子,张国忠用手摸了摸水底,只感觉水下的石头有点怪怪的,

“这……”从池底摸了一块石头,用打火机一照,张国忠差点一屁股坐在水里,只见自己捡上来的根本不是什么石头,而是一块品相颇为不错的死玉。“这到底是个什么洞?”往旁边走了几步,张国忠从洞底又摸了几块“石头”,竟然清一色都是死玉。

端详着手里的死玉,张国忠开始感觉这个寒骨洞并不像晨光老道说的那么简单,倘若眼前这水池中的石头都是死玉的话,单就这一池子的死玉就不是武当派一个道教门派所能负担得了的,加之那条并未被证实的用于“泄煞”的地下暗道,怎么说也得是个有皇室背景的大工程,然而如果那个言尚道士真的是朱允炆的话,与他有关的事怎么可能有朝廷插手呢?莫非让朱允炆在这种地方呆一辈子,本就是朱棣本人的注意?

正瞎琢磨着,张国忠猛然间感觉眼前好像多了一个人,黑乎乎的似乎是从水里直接立起来的,“谁?”说实在的,这一下确实有点突然,吓得张国忠哗啦一下把手中的死玉扔出老远,另一只胳膊抡起长情剑呼的一下横着便砍了出去,只听当啷一声,剑砍之处火星四射,差点把张国忠虎口震裂。

“这是……”张国忠也感觉是砍到了什么“硬通货”,砍冤孽绝没有这样的“手感”。打着打火机,张国忠往前走了一步,昏黄的灯光下,现水里竟然站着一个雕像,个头就好比十三陵陵园外成排列队的石人石马雕像差不多,只不过眼前这个雕像表面被一层玉片包着,就好比穿了一件“金缕玉衣”*一样,凑上前,张国忠现,雕像“脖子”部位的玉片似乎已经被自己刚才那一下砍碎了,用手摸了摸,“玉衣”内的材质似乎是金属质地的,凭刚才砍那一下的手感,整个雕像就算不是实心的铁疙瘩,至少也得有个一两寸厚的“装甲”。

“不好……”虽说一时间闹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张国忠也知道自己没准是误闯了什么惊天大阵了,以张国忠的经验看,眼下这满池子的死玉加上水里泡着铁包玉的雕像,应该不是单单为了处理赵金舟的尸身那么简单,至少眼前这个雕像就不是简单玩意;先,玉衣兴盛于汉代,原因是先汉时期度法术尚不完善,而玉有吸附怨气的功效,所以王公贵族愿意在死后着“玉衣”入葬,认为这样就可达到早日散尽怨气投胎转世的目的,然而,就凭玉衣上那几片玉,其散怨效果是非常有限的,一件价值连城的“玉衣”其“散怨”效果甚至还不如后世明清年代一个三流道士在喝醉酒的情况下做一场梦游级法事的效果,有鉴于此,到了魏晋时期,玉衣这种劳民伤财且效果一般的入殓方式便被逐步淘汰了,因为在此时,度法事已经日趋成熟完善,玉衣所能挥的那点散怨效果已经完全能够通过前期的度法事加以弥补,倘若死者的怨气已经不能靠做法解决了,那就算把棺材扔到玉矿里也是没有用的。针对眼前这件穿在雕像上的玉衣,张国忠唯一能联想到的就是什么邪门阵法。就在张国忠琢磨的时候,猛然间听见前面不远处忽然传来“噗通”一声,就好比一块板砖被人从一两米的高空扔到深水里的声音差不多,把个张国忠吓的,撒丫子就往手电光方向狂奔,说实在的,自从出道以来,张国忠还没这么害怕过,先,这种惊世骇俗的邪阵不定酝酿了什么古怪的东西;其次,此时孤身一人,身上什么材料都没带,就凭自己手里这把锈疙瘩,连张毅城都打不过就甭提打妖精了……

要说人要是遇到了生死危机,身体绝对能爆出出常人的潜能,此时张国忠的逃跑度倘若去奥运会跑百米,就算拿不了金牌最起码也能进八强。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小洞后之后,张国忠连手电都没拿,屁滚尿流的便钻进了小洞口,等爬到“倒喇叭”的地洞才现自己没拿手电,没有手电照明根本不可能找到绳子。

咬了咬牙,张国忠从小洞口转过了身子,屏住呼吸又爬了回去,但等爬到洞口又犹豫了,缩在小洞口里冒了半天劲硬是没敢往外钻,“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打着了打火机,张国忠先把手伸出洞口往外照了一圈,貌似没什么情况,“难不成是动物?”在张国忠的印象中,有一些喜阴的动物类似于娃娃鱼什么的,确实喜欢生活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想了想自己进洞之后一没小便二没流血三没放屁,也没什么“漏阳”的地方,单纯呼吸那点阳气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冤孽察觉到,看着手电就在离自己几米远的地方,张国忠一咬牙,蹭的一下爬出了洞口,以特种部队的度拿了手电撒丫子就往回跑,就在进洞的前一刹那,张国忠只感觉自己的脚脖子吧的一下就被人攥住了,力道之狠显然不是“人”的力量。

“完……”张国忠的心脏基本上已经停跳了,下意识举着手电往身后一照,差点把苦胆下破,任凭自己出道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东西,对张国忠而言,当年在巴山那个“錾龙阵”的“真仙台”碰见的“阗鬼”就已经够恶心的了,眼下这东西比起“阗鬼”可以说又恶心了不止十倍,“阗鬼”多少只是脸皮移位,但大体上还有脸皮,眼下这位干脆就是个“人芯”,不光脸皮没有,其他地方也没有皮肤,两个眼眶和嘴里基本上是黑乎乎一片,浑身上下说有肉吧,基本上露骨头,说是骨头架子吧,多少还有点肉,倘若一般人被这样一个东西抓着脚脖子,就算吓不死,也得恶心个半死。

“赵金舟”张国忠瞳孔都放大了,拼了老命扬起手照着后面这位“人芯”就是一剑,本来,张国忠已经把自己手里这把锈疙瘩“长情剑”当烧火棍用了,有个家伙总比用拳头打强吧?但不知为什么,这一剑刚刚挥出的一瞬间,身后这位“人芯”同志“搜”的一下便窜没了影,攥着张国忠脚脖子的手干脆也松开了,“厄?”张国忠一愣,看了看手里的剑和自己的脚,又用手电照了照四周,似乎不是做梦,那东西真的是跑了,一切又恢复到了自己进来之前的样子,黑漆漆的溶洞中似乎只剩了死一般的寂静。

“**……”张国忠连滚带爬的钻进了小石洞,临走还把被自己拽下来的铁栅栏放回了小石洞的中间……

把麻绳系在腰里,张国忠攀爬的度绝对与消防队的武警有一拼,爬了七八米之后,绳子开始自己向上收,看来是洞外的李老2他们看见绳子有动静,开始收绳子了。

——————————————————————————————

注解*:

金缕玉衣:玉衣也叫“玉匣”、“玉押”,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时穿用的殓服,当时人们认为玉能够保持尸骨不朽,更把玉作为一种高贵的礼器和身份的象征。依据死者身份的不同,玉衣亦分为“金缕玉衣”(帝王级)、“银缕玉衣”(诸侯王级)、“铜缕玉衣”(公侯级)三个等级,其外观和人体形状相同,由头罩、上身、袖子、手套、裤筒和鞋六个部分组成,全部由玉片拼成,并用金丝加以编缀,玉衣内头部有玉眼盖、鼻塞,下腹部有生殖器罩盒和肛门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