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作为当事人,张国忠、老刘头和秦戈被带回公安局询问,等解释清楚情况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从公安局出来后,三人雇了辆出租车又杀回了下坝,一进村便直杀刘瘸子家,只见刘瘸子家院外,高级轿车和“心诚”的求卦者又聚了一大片,但这刘瘸子家大门紧闭,似乎仍旧没有开卦。

“这是怎么回事?”张国忠一愣,伸手一推门竟然没上闩。

“哎?兄弟,咱得讲究先来后到啊……”看张国忠要推门进院,旁边一个看报纸的大肚男赶忙上前说理。

就在张国忠跟这位大肚男扯皮的时候,李东从里面拉开了院门,“张掌教,你们可算回来了!出大事了!”

“啊?大事?什么大事?”张国忠一愣,赶忙推门进院。

“黄仙!”李东压低了声音,“黄仙死掉了啦!”

“死……死了!?”张国忠下巴差点砸到脚面上,推门进屋,只见一只狼狗大小的超大号黄鼬直挺挺的躺在桌子上,一旁的刘瘸子哼哼唧唧的哭的眼圈都红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张国忠一脑袋的莫名其妙,理论上讲,如果王爱芸身上那个孩子真是什么煞星降世的话,此刻煞星已除,这黄仙应该把慧眼还给刘瘸子才对,怎么好端端的竟然挂了?

“怪我……怪我……都怪我啊……”刘瘸子泣不成声,就跟哭亲爹差不多,“是我对不起他啊……”

“刘老先生,别着急!慢慢说!”张国忠用手摸了摸桌子上的黄鼬,感觉身体还是温的,但却已经没有呼吸了,似乎刚死不久。

“昨天,你们都走了,他也走了……”刘瘸子指了指李东,“我实在困得不行就打了个盹,结果梦见大仙又回来了,说尘缘已尽,来向我告辞,让我保重!”刘瘸子泣不成声道,“我梦见他就坐在这,说下坝来了煞星,降世以前就得死五个人,降世以后又得死五个人,后五个人里就包括我!一听这话我吓得不轻,问他咋办,他说不用怕,他说他虽然斗不过那个煞星,但损了一百五十年的修行,请佐辅星君*下凡降那个煞星,让我放心,之后我就醒了,之后……之后……”说到这,刘瘸子更是哽咽,“之后我开门一看,大仙就躺在门外边,我赶紧把他抱进了屋里,当时还有气,结果没过多久,就……就……”

“佐辅星君?”别说是张国忠,就连秦戈都不由得皱起了眉,

“我醒了之后,发现手里攥着这个……”刘瘸子边哭边从口袋里拿了张纸条出来递给了张国忠,“写的啥我也不认识,估计是大仙留给我的……”

接过纸条,张国忠也是一愣,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竟然写满了殄文……

天光浩瀚丙寅年,

三世劫数惹尘缘。

观得天下情冷暖,

羡煞不能入人寰。

行轻术浅无以报,

百年修为化能贤。

泄尽天机馈恩伯,

十载寿尽生亦难。

煞星降时无以对,

幸得佐辅星临凡。

逆天改命唤星宿,

一命陨来一命还。

招魂不至尸不在,

建文归处藏机玄。

只愿天道周复始,

生得来世在人间。

“真乃千古难寻的义仙……”看过纸上的殄文,张国忠不禁感慨……

按这首诗的内容,刘瘸子救这只黄仙应该在农历丙寅年也就是1986年前后,身为一个修仙的畜生,这个黄仙所遭遇的并不是意外伤残,而是命中注定的劫数。而刘瘸子的救助,让这黄仙感受到了人的慈悲,并对“人间”的生活充满了向往,为了报答刘瘸子的恩惠,这黄仙不惜以损耗修为的代价授了刘瘸子一双慧眼,众所周知,泄露天机是要折寿的,所泄露的天机不同,折寿的程度也不一样,如果是泄露“国运”级别的天机,甚至有当场暴毙的可能,专业的算命先生一来大都有一个“窥名”也就是算命时所使用的假名,以此减低泄天机对自身寿命的损耗,二来都能拐弯抹角的忽悠,不能说的事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就含糊而过了,而刘瘸子并不是专业的算命先生,更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十年来一直是以自己的本名给人算卦从来没有过什么“窥名”、“假名”,只要别人给钱,该说的不该说的一律是全盘托出、天机泄尽,这笔账最后都是要算到授其慧眼的黄仙头上的,这也直接导致了这黄仙在短短十年之中耗尽了几乎上百年的修为,寿命也是折损殆尽,然而这并不是黄仙暴毙于刘瘸子家的直接原因。

按诗中的描述,刘瘸子长达十年的“口无遮拦”,几乎已经耗尽了黄仙所有修为,所以当黄仙得知煞星降世,将要威胁到刘瘸子也就是自己“恩伯”的生命时,已经没有足够的修为来化解这场劫难了,无奈之下,只能穷尽自己仅存的修为引来了“佐辅星君”除了煞星,这件事本身虽为善举,但阻止星宿下凡这种行为却更改了天意,犯下逆天重忌,这才是导致黄仙暴毙的直接原因。

有道是“阎王要你三更死,焉能留你到五更?”何为天意?这就是天意,想要完全推翻是不可能的,即便黄仙耗尽修为唤来了“佐辅星君”阻止了煞星降世,但也只是对“天意”的一种变相更改,诗中“一命陨来一命还”这句也印证了张国忠的猜想,黄仙用自己的命换了刘瘸子的命。掐指一算,从王爱芸怀上肚子里的孩子开始,已死或注定要死的人一共是四个:苏铁力、王爱芸的母亲罗艳芬、虎子的父亲张云刚以及王爱芸的老相好宋拥军(身背三条人命,“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肯定是没跑的),加上这个黄仙的死,不多不少,正好五命,虽说煞星降世后的那五条人命没有应验,但降世之前这五条命却一个没少全部应验了。

在诗的最后,黄仙似乎还提到了苏铁力尸体的线索,只不过一句“建文归处藏机玄”几乎和没说一样,全诗结尾处,黄仙更是表露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愿望,“只愿天道周复始,生得来世在人间”,虽说这黄仙在常人看来是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仙”,但其却想在来世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听完张国忠的解释,刘瘸子一头趴在桌上哭的更伤心了,“大仙呐,这些事你咋不早告诉我啊……我一个老瘸子,无依无靠,这些年全靠你养活啊,我有愧啊,我对不起你啊,是你对我有恩啊……你就是个人啊,就是我老刘家一口人啊……”

“张掌教……”秦戈拍了拍张国忠肩膀,“你觉得,他来世能投胎为人么?”

“哎……?”张国忠一愣,万万想不到这种问题会从秦戈嘴里说出来。

“是啊……张……张大哥……”听秦戈这么一问,刘瘸子也抬起了头,满眼期待的望向张国忠,虽说不知道眼前这几个人到底什么来头更不知道如何称呼吧,但既然能看懂大仙留的纸条,想必也不是简单人物。

“应该……应该会吧……”看着刘瘸子殷切的眼神,张国忠也只能撒谎。说句实话,刘瘸子头十年泄露天机这些事都是小事,换做是人的话,单凭最后逆天改命引“佐辅星君”阻止煞星降世这件事,就是永世不得超生的罪孽,虽说对于畜生投胎的事张国忠也没怎么深入研究过,但结果想必不会差太多,即便是修仙的畜生也不会有例外,而这黄仙既然是“仙”,对这些事想必也应该心中有数,至于“生的来世在人间”这种憧憬,至多也就算是一个美好愿望罢了。

“张掌教!我想请问一件事!”见张国忠点头,秦戈脸上的表情也有了些许放送,“动物,能不能超度?”

“这……”别说是张国忠,就连老刘头也是一愣,在自己印象里,秦戈是个冷酷的人,虽说算不上是铁石心肠,但不爱管闲事却是真的,“秦爷,超度畜生,在我道门从未有过先例,但我刘凤岩愿意试试!”老刘头拍了拍秦戈肩膀,倒不像是开玩笑。

刘瘸子家院中,香雾缭绕法号齐诵,道门史上第一次为畜生所设的超度法事由老刘头亲自操刀,一时间门外等卦的人纷纷从门缝窥探,甚至还有好奇者爬上了墙头,但见一老者身着道袍木剑飞舞,仙风道骨煞是威严,老者近前的方桌上摆满了香炉祭品,张张符箓贴于四方迎风飘摆,这让那些从来没见过正宗超度法事的人也着实是开了一回眼界,唯一让四周这些看客闹不明白的,就是方桌前的长凳上躺着的那只大号黄鼬究竟是干嘛的?莫非是祭品?

超度法事上,刘瘸子含着眼泪,凝视着这只曾让自己凭着一张嘴丰衣足食十余载、并在生命最后一刻豁出仅有的修为替自己化解大难的黄鼬,作为一个人,他悲哀的眼神诉说了什么?后悔?感恩?亦或是,惭愧?

有道是“受人点水之恩,须当涌泉相报”,这本是由人类提出的至理名言,然而茫茫人世几千年,真正能做到这点的,又能有多少呢?他只是一只黄鼬,没有名字,更没有值得炫耀或同情的过去与未来,人类将所有这样的动物统称为——黄鼬,他因百年的修行有了人的灵性,他学习人的思维、人的语言、人的情感,并最终以人的方式走完了生命最后一步,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他拼命学习人、模仿人、羡慕人的同时,他的心,早已经超越了一个真正的人!

————————————————————————

注解*:

左辅星:北斗之助星,在数为善,入命为人温文儒雅,博学多能,心性宽容,乐於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