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与此同时,云南思茅。

起初,张国忠和老刘头并不知道艾尔讯的回国行踪,只是老刘头以前和艾尔讯聊天的时候无意间听艾尔讯提过,自己以前在思茅干过一阵子,国内大部分亲戚朋友都在思茅,所以二人一到云南便一猛子扎到了思茅,时隔仅一天,孙亭便从美国传回了新的线索,按着老刘头的交代,孙亭把艾尔讯的住处翻了个底朝天,虽说没发现什么东西像是从中国带回去的,但却在固定电话上找到了一个一个多月前打往中国的电话纪录,拨通后发现是云南思茅的一家宾馆,看来两个人误打误撞到思茅还真是撞对了。

此外,在艾尔讯的相册里,孙亭还发现了一张用复写纸拓写的欠条,上书“欠苏铁力人民币一万元整”,下面有艾尔讯的署名,看纸张的破旧程度似乎有些年头了,不知道与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关于这个苏铁力,张国忠也曾打电话委托柳东升查过,但公安局的身份信息系统中所有叫苏铁力的人里,没有一个像是跟艾尔讯有关系的:最大的92岁,住在牡丹江,最小的十九岁,负案在逃,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住拉萨而且是个女的,不过,按柳东升的分析,介于艾尔讯曾经当缉毒警的特殊身份,欠条上的这个苏铁力有可能是化名或假名。

艾尔讯打电话的那家宾馆叫“茶马古道”,在思茅算是数一数二的私营宾馆,根据宾馆的记录,艾尔讯确实在宾馆包了一个标间,时间是三天,按常理讲,这三天之中这艾尔讯肯定是出去过,任何人都不可能平白无故坐着飞机远涉重洋来云南找家宾馆宅三天就走,但要说思茅市就这么巴掌大点的地方,能去哪呢?不过话又说回来,思茅虽小,却也分对谁说,张国忠老刘头这哥俩可是头一次来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再小的城市也是两眼一抹黑。

然而就在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救兵竟然从天而降,也出现在了“茶马古道”宾馆的前台。

“哟!秦爷!哎呀可想死我了……”说实在的,老刘头这可真是有生以来头一回发自内心的高兴,在老刘头的印象中,特务的专长可是全球通用的,碰见什么抓瞎的事要是有秦戈这个职业特务加盟肯定是事半功倍。

“秦先生!你能来太好了!”说实在的,张国忠也挺高兴,没想到秦戈虽然看上去挺冷酷的,倒还真是个热心肠,虽然也是一把年纪了,但碰上救人的事仍然是这么热心,真是当代白求恩啊,这种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真是堪称楷模……

其实张国忠是有所不知,秦戈所谓的探险科研,是离不开那些大财团大富豪的资助的,时下已经由孙亭亲自掌勺的“福萨克孙启林财团”便是秦戈及其手下若干弟子徒孙考古探险的重要赞助商,即便是在97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孙亭也是少数没有削减或干脆取消赞助的投资者之一,所以对于秦戈而言,拒绝孙亭,就是拒绝财神爷,就是与钞票作对、与银行为敌。

“张掌教,刘先生,别来无恙啊……”秦戈放下行李箱,“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李东,九七回归之前曾在警署工作,现在为华人基金会工作……”秦戈指了指身后一名矮个子男人,直到这时,张国忠和老刘头才注意到这秦戈身后原来还跟了个人,身材跟王子豪有一拼,甚至还要矮上一号,充其量有一米六,典型的“可乐瓶”身材,身子大脑袋小,不知道此人是凭着什么本事和秦戈混到一块的,难道在香港当警察不限身高?

“哦!李警官,幸会幸会!”张国忠赶忙和李东握手。

“呵呵!不当警官好多年!”李东呲牙一笑,满嘴的黄板牙就跟麻将牌摆齐了一样。

“这位是……”秦戈指了指老刘头,“刘道长!”

“呵呵,不当‘道长’好多年!”老刘头和李东握了握手,扭头看了看秦戈,“秦爷,你那套特务装备带没带?这次可真得用上了”

“刘先生,有李东在就行!”秦戈微微一笑,把老刘头笑了个莫名其妙,眯缝着眼打量了一下李东,长相不像能文的,身材不像能武的,虽说人不可貌相吧,但也不能太不“貌相”啊……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已经包下了艾尔讯来中国时住的房间,咱们屋里说……”张国忠拎起了秦戈的行李箱,“服务员同志,您在我们隔壁给这两位开一间房间,钱记我账上就可以……”

“这个房间没有任何线索,况且艾尔讯走后还住过别人,已经清理过很多次了,即使有线索也不会留到现在……”进了屋,张国忠直接把秦戈的行李放在了写字台旁边。

“关于这个人的行踪,你们有没有问门口的计程车司机?”李东对房间似乎不感兴趣,“进来时我发现门口有很多计程车在等生意。”

“问啦!”张国忠道,“他们都说想不起来了,这是宾馆,他们每天都会拉很多陌生人,而且客人都是坐在车后排,他们基本不会太注意乘客的长相,这件事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他们都没印象啊……”

“恩……这件事交给我好了……”李东一笑,“秦教授,你那张艾尔讯先生的照片,给我用一下……”

“照片?”老刘头一愣,不知道这个李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自己和张国忠也曾拿着照片找门口的出租司机挨个问,但这些司机统统把脑袋摇的想拨浪鼓,说实在的,艾尔讯这人平时很少照相,而害上“万煞劫”之后更是面部浮肿换了个长相,所以孙亭提供的照片干脆就是艾尔讯护照上的证件照,说起证件照,可能照过老版身份证照片的人都能有所体会,与本人简直就是一天一地,中国如此,美国也好不到那去,护照上的艾尔讯可以说是目光如炬一脸的义正言辞,这与平时那个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艾尔讯完全就是两个人,凭这种照片,就算把真人叫到跟前,不仔细看都未必能对上号,就别说是凭两个月前的“半面之缘”认人了。

“张先生、刘先生,你们能不能想办法把那些计程车司机约进来,我来问他们?”李东端详着艾尔讯的照片头也不抬道。

“李警官,我们用的照片跟你是一样的啊……”不光是老刘头,张国忠也是不知所以,就算你李东是刑讯高手,也不能真把人叫进来逼供啊……

“张掌教,请相信李东!”秦戈一笑,“他的催眠功夫在香港警界很有名!”

“这不是催眠……”李东一笑,打开皮包掏出一打黄纸,和茅山术画符的纸质地差不多,但纸的宽度要更窄一些,长度也要更长一些,“秦教授,这与欧洲的催眠完全不一样……”

“祝由术!”看到黄纸,老刘头不由得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李先生深藏不露啊,没想到这个年代还有人会摆弄这个……”

“刘先生确实是见多识广!”李东先是一愣,后又一笑,“现在能识得这种东西的人,同样也不多啊!”

所谓祝由之术,是上古时期的一种巫术,相传轩辕黄帝曾经专门设置了一个官职就是干这个的,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太卜”,区别在于“太卜”是占天,“祝由”则驭人而已。

在道术出现之前,祝由之术曾经占据了异术奇学领域的半壁江山,其基本原理与道术及传统中医学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样基于阴阳五行,同样适用九宫八卦,但最大的区别在于“祝由”更多的倾向于在“活人”身上以“术”做文章而不是阵局或药材。

道术认为,正常的活人是一个阴阳平衡的机体,人死则阳气消散,魂魄转为纯阴,“大阴则虐、是以治也”,意思就是说,魂魄阴气过大,就需要(用道术)治驭,而在传统中医的认知中,人体阴阳失衡则易患疾病,需要以药材、针灸或其他手段调理,而“祝由”术也有类似的认识,但区别在于,祝由术认为不论人是活的还是死的,魂魄都是始终存在的,只不过人在活着的时候魂魄在身体上而已,肉身决定阳气、魂魄则决定人的阴气,调节人体阴阳不该只真对决定阳气的身体,更应该调理决定阴气的魂魄,所以早期的祝由术是一种在活人的魂魄上做文章的奇学,主要的功能也是治病,这一点是道术与医术很难做到的,道术至多只能做到将活人的魂魄打出肉身,这种强盗性质的法术对人体或多或少都有伤害,用现在的标准衡量轻则抵抗力下降经脉孱弱重则大伤元气甚至就此牺牲,而祝由术则可以不破坏人体正常阴阳循环的情况下对魂魄阴阳进行“微调”,不但无损健康相反还能治病,在商周时期,祝由术曾作为传统医学之外一种很重要的辅助治疗手段盛行一时。

经历了商周两代的发展之后,祝由术的应用范畴更是从单纯的医学应用到了行政、军事等诸多领域,传统的道术认为世间最诚实的东西就是魂魄,举个不算恰当的例子,在旧社会,当有人乱搞男女关系的时候,女方大都是宁肯死也不会承认奸情的,因为承认了就意味着骑木驴浸猪笼等酷刑以及让整个家族蒙羞的骂名,然而如果她真的死了,施法者凭借其魂魄可以毫不费力的找到其奸夫所在,这就是魂魄的“诚实”所在,不管多丢人的事,不用威逼利诱照样说实话。

然而在祝由术而言,魂魄不仅仅在人死了之后才能说实话,人活着的时候这东西一样是诚实的,在春秋早期,就专门有祝由术高人从事“让魂魄说话”的研究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其原理在道术看来,就是在不破坏人体机能的前提下,人为在活人身上制造一层阴阳隔阂,让受法者达到类似于“自己的魂魄冲自己的身子闹撞客”的效果,以至于到了后世,甚至有很多人将祝由术看做现代“催眠术”的雏形,要知道,这项工作如果用道术暴力搞定的话,被搞的人基本就完了。

然而,由于古代人强烈的“门户”观念与对“人权”的淡薄,即封闭又难学又费力不讨好的祝由术,很快便被开放式学习且极易上手的道术所取代,活着不说实话不要紧,死了说也行啊,以至于这项由少量能人垄断大部分市场的奇术终于在战国后期走向了没落,自魏晋之后便鲜有记载,即使民间或多或少仍有零星传承,却也只能见于野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