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忍着剧痛,戴金双冷不丁看见了“米古”的腔子,里面黑乎乎一片,似乎不像表面那么硬,“看你厉害还是‘磔池’里的‘灵根’厉害…”戴金双以最快的速度从口袋里掏出了那盒“锁魂环”,噗哧一下把那锁魂的小玉柱插进了“米古”的腔子。

还别说,秦德发明的这玩意还真是挺好使,随着戴金双这么一插,感觉自己脖子上那致命的力道瞬间便减轻了不少。

就在戴金双想趁机脱身时,忽然感觉后背又是一阵剧痛,“啊…!!”七脉被封三脉,这戴金双也绝望了,没想到自己辛苦这么多年找虬炼丹,最终会败在一个凡人手里,然而就在这时,天空忽然传来一阵鹞子叫,听的戴金双浑身一哆嗦,心想真乃天亡我也,平时就怕这玩意,好在这东西平时很少见,尤其是城市,没想到这半夜三更的,竟然让自己在这么个鬼地方碰上,这人要是倒了霉,真是在澡堂子里都能踩着狗屎…

但让戴金双没想到的是,这鹞子在天空盘旋了两圈叫了两声之后,竟然一个俯冲直奔王四照的面门,速度之快可以说堪比子弹,王四照正在专心确定七脉的位置,冷不丁这么一下也是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左脸一阵剧痛,“啊…!!!”王四照也是一声惨叫,伸手一摸,左边脸颊被抓掉少说酒瓶盖大小一块肉,“畜生…!”王四照挥手便是一剑,但此时这鹞子已经飞上了半空,继续叫唤着盘旋。

趁着这功夫,戴金双拼了全部力气,终于从“米古”的手中挣了出来,但跑了没两步便栽倒在了地上。

“老四…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王四照拎着巨阀剑,缓缓地走向戴金双,“当初在上高会战的时候,念咱们多年兄弟情分,我饶你一命,你现在却反过头来对付我…”

“王四照…你会不得好死的…”戴金双一不躲二不闪。

“到了现在还嘴硬…”王四照左手比划着银针蹲在了戴金双跟前,“就算我不得好死,恐怕你也看不见了…”说罢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候,只听天空之中又是两声鹞子叫,瞬而一条大白蛇从天而降,啪嗒一声便落在了王四照的左胳膊上。还没等王四照反映,这大白蛇扑哧一口便咬住了王四照左手的虎口,半寸多长的毒牙齐根刺入了肉里…

“哎呀…”王四照这一声惨叫可以说是响彻天空了,不过叫归叫,王四照的第一反应便挥起宝剑照着左手就是一剑,只听啪哒哒几声,一只人手和两段白蛇齐声落地,“畜生…!畜生…!!”王四照疼得浑身哆嗦,只见其左手自腕子部位被齐刷刷的砍断。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喷出动脉,而掉在地上那只被咬的手,短短几秒钟内便已经变成了黑色。

“报应…报应啊…呵呵…呵…呵…”戴金双不住的冷笑,“老二,你得罪的人太多啦,你知道那条蛇是谁吗?那是老五…哈哈哈哈…”

“王四照此时也没心思听戴金双的挖苦讽刺了,当啷一声把巨阀剑扔在了旁边,开始扯衣服勒住小臂给伤口止血。

刚把血止住,这王四照心里又是一惊,只感觉一个黑影在自己身边捡起了巨阀剑,瞬时一柄凉丝丝的剑刃便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王四照…你活得够久了……”毫无悬念,来这正是张国忠。

“杀…了我…你老婆就永远没得救了…”虽说手臂剧痛难忍,但这王四照却仍然故作镇静。

“别信他的话…瘴术没得解…”戴金双似乎也快不行了,“快…快杀了他…”

“他骗你…”王四照冷冷一笑。“还记得刚才我给你的符么…用那个贴在她身上…我保证治好你老婆…”

月光下,张国忠还真从怀里掏出了那张怪符。但还没等着王四照笑,这张符便被撕成了两半落在了地上…

“慢着…!!”王四照的表情忽然一变,“你们放过我…我认罪!你们放过我!我把家产全部拿去做善事…!”

“你的‘善事’做的够多了…”张国忠缓缓地举起了宝剑,“这些话你留着去和马师叔说吧…”说罢就要下手,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忽然手电筒光攒动,“老张!!冷静!!别冲动!!”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柳东升,旁边还带着几个人,“老张!!快把武器放下…!!”随着喊声越来越近,武警上枪栓的声音已经能听清了。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一看来人了,王四照忽然哈哈大笑,“我是马来西亚公民!这里有人绑架我…!”

看着越来越近的手电筒光,张国忠长叹了一口气,当啷一声扔掉了巨阀剑,缓缓地举起了双手。

“不许动!!…不许动!!”三四个武警瞬时便围在了三人的周围。

“我是英国公民,这个人要杀我…”戴金双勉强抬手指了指王四照,“这个年轻人是想救我…”看来戴金双也不是吃素地,你王四照不就仗着自己是外籍么,俺也是啊…

柳东升当然是张国忠这边的人,听戴金双这么一说,赶紧顺坡下驴,举起手枪对准了王四照,他这一瞄准,几个武警的枪口也齐刷刷的对准了王四照。

“你们敢!”王四照恶狠狠的看了看四周,“我要抗议!!”

“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想抗议找你们大使馆说去…!铐上!…带走!!”柳东升一声令下,后面几个便衣一拥而上,将王四照按倒在地,刚把手铐子拿出来就傻眼了,“头儿…这人…没有手啊…”

“没手…?”柳东升定睛一看才发现,这王四照左胳膊果然是根“光杆”,断手的截面被一大团衣服裹着,而地上,却有一只黑紫黑紫的手掌。

“没手也带走!”柳东升一声令下,“地上这个人不行了,你们赶紧去叫救护车!!现场我来处理!”柳东升一个眼色,一旁的二嘎自然明白,干脆把王四照和自己铐在了一起,“你们几个,跟我走…!柳队处理现场…!”

二嘎等人将王四照押走以后,现场只留下了戴金双、柳东升和张国忠三个人。

“老张!弟妹的事你不用操心。医生说只是昏迷,没有生命危险…”看着人都走了,柳东升赶紧安慰张国忠,“刘老爷子我没追上,等我一出门已经没影了,不过你别担心,我已经派人去找了,应该不会有危险!”

“昏迷…”张国忠苦笑,这一昏迷,就不定哪年哪月了…

“你…就是抓住马阳和李树林的警察吧…?”此时戴金双忽然开口。

“是我!”一听马阳和李树林,柳东升不禁一愣,“你是…老爷子!?”

“呵呵呵…不愧是张师弟的朋友…佩服…”戴金双这一声“张师弟”,把张国忠也听得一愣。

“不错…我就是老爷子…那个案子,你…不用查了…咳!…咳!…咳!”戴金双每咳嗽一声,嘴角都会淌出一丝鲜血。

“你…”柳东升一时间傻在了当场,看着戴金双,有看了看张国忠,“你”了半天竟然没说话。

“你别误会,我的事和他没关系…”戴金双指了指张国忠,“我们是今天才认识的…”

“你…你把咱们中国的文物…卖给外国人……”面对一个濒死的人,柳东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你这么做是不对的…”这句话差点把张国忠都听乐了,看来这柳东升真是没词了…

“谁说…我卖给外国人了…”戴金双微微一笑,“我卖的都是中国人…我告诉我那些手下。…不…不准把东西卖给外国人…否…否则就杀了…杀了他们…”戴金双说话越来越费劲,“后来…后来他们背…背着我…把东西卖给外国人…就…就…让我杀了…”

“原来是这样…”柳东升语重心长的点了点头。仿佛还挺感动,其实这柳东升确实是傻了,盗墓本身就犯法,卖给哪国人也不行啊…

“你…你去…你去河北区…花园别墅,5号…那个房子…”戴金双又咳了几口血,“该卖的…我…我都卖了…但…但不该卖的…不该卖的…都…都在那…”

“不该卖的…?”柳东升一愣,忽然想起当年审讯亮子的父亲张建时,听那个张建也说过,这个老爷子把好多东西都自己留着,只拿出一小部分让手下人出手,莫非是因为那些都是国宝,才被这老爷子自己留下来了?

“师弟…”戴金双像张国忠摆了摆手,张国忠赶忙蹲下了身子,“老五…老五的魂魄已经…聚的差不多了…我…我走以后,你…想…想办法超度老五…”

“其实…杀我…不用封七脉…封四脉足以置我于死地…现在我被王四照封了三脉…”戴金双抖着胳膊从王四照的那只黑手里捏过了银针,“我作恶多端,罪责难逃,但我有…一个请求,我…我不能指望别…别人…只…只能求你…”

“师兄…你尽管说…”张国忠此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其实封四脉足以致死的说法不用戴金双说,张国忠心里也明白,人身上的七脉,脉脉都死死穴,正常人一头一尾被封住两脉基本就交待了,类似于铁竹阵那种自虐的阵法,倘若不懂运行真气的话,但就一脉便有可能致命,戴金双虽然比正常人强不少,但也架不住封掉四脉…

“我…我…已经越出轮回了…”戴金双的声音越来越小,“我…越出六道…不…不能投胎…但…但我…下辈子…下辈子…想和小兰…想照顾她…”

“师兄,我明白你的意思…”张国忠微微点了点头。

“没…没有丹油…小兰…小兰…活不过半年”戴金双的眼睛此时此刻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你…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再入轮回…投胎…投…照顾…照顾她?”

“嗯…”张国忠不住地点头。

“你…你跟我说…跟我说你办得到…”戴金双每说一个字都要抽搐一下。

“我办得到!”一行泪水终于滑出了张国忠的眼眶。听张国忠这么一说,戴金双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意思微微的笑容,像孩子般天真的笑容。

“师兄!真云师兄!”张国忠叫了两声,但戴金双却不再有任何反应了。拿开戴金双的手,之前刚才那根银针此刻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丹田脉之中,四脉已封,阳气已竭!

从地上大蛇地尸体中拔出封着老五魂魄的银钉后,张国忠心里忽地变得凄凉起来,“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啊!!!”旷野中,张国忠的怒吼显得格外刺耳…

只可谓:

家国江山磅礴,

儿女情怀落寞。

情缘百专终似暮,

含泪入榻怎有过,

朝来又奈何…?

恩怨一夕忘却,

情义万世为歌。

今卒闻的来生悦,

百苦千沧亦宁得,

却是真气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