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真是奇迹……”秦戈快步上前从石盒中取出了一根“签子”,放在手电光下一个劲的看,之后又从包里把刚刚找到的“刻刀”翻了出来,“张掌教,看来那根虽签子的DNA鉴定不用做了!”

“这怎么可能……?”张国忠也从盒子里取出了一根签子,“引魂经最早也是汉末的东西,泰朝怎么可能有那东西?”

“国忠啊,万事不可绝对……”这时老刘头也凑过来了,“当年你我都认为降头术是宋末洛有昌发明的,不也是在后晋的藏宝洞里领教过?”

“可是殄文,秦朝也没有啊……”张国忠似乎还是有点不相信。

“不能说没有,只是没人见过而已……”秦戈放下“玉签子”,“张掌教,在牛顿以前,人们不知道万有引力这回事,但不知道并不代表不存在!”

“嗯……就算有吧……”张国忠一个劲的咬牙,“如果这种玉签子真是从这刻出去的,莫非柳大哥他们要抓的那个盗墓贼,很可能就是这个戴金双?”

“这就不关咱们的事了……”老刘头道,“文物不文物的不好说,但这个人来这的目的,恐怕不止是拿两根‘牙签’这么简单!这个地方,肯定有咱们不知道的秘密!”

“就算有秘密,现在也没时间探秘了!”张国忠看了看表,下来快十分钟了,“阵气坚持不了多久,再不出去就出不去了!刚才摆阵的时候外边有动静!没准这阵一摆把外边的洞笼子里那些东西惊动了……!”

“行啦,秦爷。别占便宜没够儿啦!听国忠的,赶紧!”老刘头一边说着秦戈,一边把桌子上能拿的瓶瓶罐罐尽量往怀里揣,“毅城!刘老弟,你们先出去!快!……”

就在几个人抱着大件小件往外走时,孙亭和艾尔讯忽然逃兵一样从对面嚷嚷着跑了过来,差点跟张国忠撞个满杯,只见两人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嘴里磕磕巴巴的也听不清嚷的是什么。

“孙先生……?”张国忠一把拉住了孙亭。“怎么回事?那东西又活了?”

“快……太……太多了……”孙亭不由分说拉起张国忠就往石室的方向跑。

“孙先生!那里是死路!”张国总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什么太多了?”

“快……先跑!”艾尔讯的眼珠子瞪的跟电灯泡一样大,脸上的汗珠子滴滴答答的就跟刚洗过澡一样,“我们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但不是刚才那穿铁链子的……先跑……!”

听艾尔讯这么一说张国忠心里也是一惊,早就知道摆阵时外边那阵子水响不是什么好兆头。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屁滚尿流的回到石室后,孙亭也顾不得考古研究了,第一件事就是和艾尔讯一块用铁桌子上的乱七八糟东西堵石门被炸开的豁口,那哪里堵得住?能钻进人的大窟窿,岂是桌子上那点乱七八糟能堵上的?

“孙先生。到底怎么回事?外边到底是什么东西!?”张国忠被弄的一头雾水,也开始稀里糊涂的帮忙一块堵豁口。

“白的,跟蛇差不多。但没有眼睛!”艾尔讯跟疯了一样,但凡能拿动的东西一律往门口堆。“大家快帮忙!马上就追进来了!”

“白……白的……?没有……眼睛?”一听艾尔讯形容完,老刘头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有多少……?”

“不知道”,数不清……不知道从哪爬来的……”孙亭接茬,“开始我们只是听着有沙沙的声音,后来才发现全是那东西……”

“怎么了师兄?那是什么玩意?”看老刘头目光都凝固了,张国忠心里也是暗道不妙,如果是白蛇的话,很可能是“虬褫”,但“虬褫”

有眼睛啊,而且是全黑色的,黄豆粒大小,跟通体的白色对比很鲜明,不可能被看成是没有眼睛的。

“师傅没跟你说过……?”老刘头此刻也顾不得宝贝了,把刚才拿的东西一古脑全堆到了洞口,“那是……那是‘蛟褫’!”

“蛟褫?”张毅城俨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此刻还不忘贫嘴,“怎么古代人起名字都这么怪啊?”

“别扯淡……!快!找东西堵门!”老刘头可没心思开玩笑,情急之下,甚至开始搬大铁桌子,但较了两下劲后发现桌子纹丝不动。

“蛟……褫?真有这东西……?”张国忠也傻了,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茅山术中曾有过这么一段记我:大明天启年间,一个只懂吃喝玩乐的“远房”王爷——徽北王朱孝印,在外出游玩时发现了一处环水临山的风水宝地,遂想将其作为自己的墓地,请了几个有名的先生看过后,都说这块地方有有旺嗣之相,朱孝印听罢也很是高兴,便找了一些有名的匠人依据地形设计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坟墓,随后招募民夫开始修砌。

墓修到一半时,一个叫尹怀岩*的道士游历至此,当即指出此地藏“孽”气,有“虬”为祟,而朱孝印是皇亲,命为“蛟*”数,葬于“虬”气之中必定成妖。故此墓不该修于此处。后来,有人把尹怀岩的话告诉了朱孝印,朱孝印听闻后大怒,要把尹怀岩抓到官府治罪,后来尹怀岩留给了监工一柄铜剑,并告诉监工,让其在墓葬修好后将此物利刃朝上置于棺椁正下方,并言明此举乃为造福一方百姓之事,之后便失踪了,在当时,在王墓中动手脚可是逆罪,尤其是把利刃对着棺椁,这种事万一泄露出去可是要满门抄斩的,这个监工一来对道士的话将信将疑,二来也没胆量真的去埋铜剑,此事也便不了了之了。

十年后,朱孝印归天,下葬后不久,其葬地周边三百里便开始闹洪灾,万亩良田毁于一旦,数以万计的老百姓流离失所,而那个监工的两个孩子也在洪灾中染病而终,这个监工这时才想到当年尹道士让自己埋剑的用意,不过此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按马真人的说法,当时尹怀岩嘴里的所谓“妖”,指的就是“蛟褫”,普通的“虬褫”是有眼睛的,也就是说,这种东西至多算有一定道行的畜性,但基本上还属于动物的范畴,必须依靠“视觉”观察外界,但如果有将相之“蛟数”相助的话,便会修成“蛟褫”,据传其并没有眼睛,而是以阴阳辨是非,已经介乎于动物与恶鬼之间了,但相比起恶鬼,这种东西却保留了动物的灵性,也就是说,其智商要比恶鬼高出不少。

不过像“虬褫”这种东西本来就少,再凑巧碰上将相之“蛟数”的几率就更是小的可怜,在《茅山图志》中也有“虬褫”的画像,就是没有眼睛的,张国忠觉得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无非就是个传说,也没当回事,刚才听孙亭一说也没想起来,但经老刘头这么一提醒,心里也是凉了一半,虽说书上对这种东西的记载不多,但在师傅马真人嘴里,这东西可要比恶鬼畜性都难对付,据说清末的时候,山东曾经闹过这东西,茅山教曾有一任掌教带着两个徒弟去对付,结果老哥仨一个不剩全被放倒了,最后除了师傅双目失明以外,二个弟子一律以失明外加疯疯癫癫告终,当年马思甲老爷子也栽过一次,按句现代的话说:差点就扑街了,据说还是被王四照救的,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经事后分析,便很可能是这东西。

正在张国忠越想越头大的时候,只听石室外面隐隐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声响,就好像蝎子爬沙子地一样。“坏了……!追过来了!”老刘头这时候也手忙脚乱了,“国忠,抄家伙!来不及堵了……”说罢老刘头拽出了七星剑,听老刘头这么一喊,秦戈也把枪抽出来了。

“等等……”张国忠走到铁桌子前,用手敲了敲桌面,确实是实心的大铁砣子,没个半吨也差不多。“把这个搬过去!”虽说事发突然,但张国忠的大脑还算是比较冷静的,按王四照的说法,当年救师傅,是利用铁网罩住了其身体,而这时的铁锁尸又浑身罩着铁链子,虽说不能确定个中原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蛟褫”这种东西对铁器比较“茫然”,“蛟褫”是没有眼睛的,仅仅依靠阴阳辨别外界变化,所以铁器能阻其知觉,在理论上也是能说通的。

“这个……?”老刘头一愣,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来不及了吧!?”

“试试……”对于搬桌子的事,张国忠多少还是有点希望的,毕竟大手刘在旁边呢,这么沉的东西他一个人虽说也够呛能搬动,但这么多人一块抬,应该差不多。

这时洞外沙沙的响声越来越近,只听得人头皮发麻。“来……刘大哥,艾老弟,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因为桌子有一面是靠墙的,两边又紧贴了一些石台,所以只能由三个人从铁桌子正面发力将其往外“抠”……

=======================

注解:

褫拼音:ǐ

尹怀岩,河北沧州人,原名尹洋,字昌源,号怀岩仙子,明代道学家,养生家,生卒年不详。

蛟:古代神话传说中像龙的动物,传说体型像蛇,但有四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