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什么东西…!?”张毅城一皱眉,又用手指头捅了捅,有点像死猪肉,而且是那种被速冻后又解冻的死猪肉,“苔藓?”张毅城一痛瞎猜,干脆用指甲盖抠了一点出来,用手捻了年,确实像肉,闻了闻又没什么味儿,“莫非是‘太岁’*?”当是报纸上曾经登载了某人家菜窖里长了块“怪肉”的新闻,后来一帮专家也没鉴定出个所以然来,但据老刘头的说法,那东西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太岁”,实际上是一种菌类,有很高的药用价值。

“怎么长的这了…?”张毅城继续把手往上移,希望能接到点泉水,但是但凡手能摸到的地方,都是这种软鼓囊囊的东西,丝毫没有水流,只能听见声音。

“人要是倒了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张毅城缩回了手,看着这个裂缝运了半天气,只能又回到了刚才的路上,但奇怪的是,刚才的手电光忽然不见了。

“莫非是发现我了…?”张毅城赶忙躲到了路边的草丛里,从包里拿出一包用塑料袋裹着的石灰,之后又翻出了一团崭新的擦自行车用的棉纱,心说你小子但凡敢动我,这一包生石灰老子全盘奉送。上化学课时,学老师曾经以教授课外知识的形式讲过,生石灰有干燥剂的作用,可与水反应生成氢氧化钙,同时放出大量的热,所以生石灰如果误入眼睛,很可能烧坏眼睛,同时绝不能用水清洗,正确的方法是用食用油清洗。其实老师教的时候是好意,希望能给学生长点课外知识,但被张毅城这坏小子学到就不是好事了…

就在张毅城暗自琢磨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黑影顺着山路急匆匆的往下山的方向跑了过来,并没打手电。

虽说当时月光还算“皎洁”,但张毅城藏身的地方距离山路少说十几米,也看不太清楚,这时张毅城开始心理斗争了: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歹徒,平时老师总教育我们,要与坏人坏事作斗争,现在坏人坏事就在我面前,如何处理?我还是一个未成年人,对面的却是功夫不次于大爷和老爹的武林高手,就算我的“烟雾弹”正中目标,对方能不能就范?看着黑影眼看着就到自己正前方了,张毅城的思想斗争也愈发强烈:当初搞李村那个盗墓的,老伯写了份材料我就成见义勇为好少年了,中考还加了分,这次倘若再只身抓住一个杀人嫌疑犯,没准高中毕业上大学就保送了说不定啊…

想到这,张毅城猛的一下从草丛里站了出来,哇呀一声大叫,紧跟着一大块沾满生石灰的棉纱拖着一股白雾就扔了出去。

在山路上狂跑的黑影猛然间听见一声喊,也是一愣,顿时停住了脚步把头转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但这一转头可不要紧,只见一团白糊糊的东西径直飞向自己面门,还没等反应过来,只感觉扑哧一下,两只眼睛顿时如火烧般灼痛。

“谁呀这是…啊…!我的眼睛…!!”山路上的黑影暴跳如雷,发疯般的用双手揉抓脸。听见这一声喊,张毅城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爸…爸爸…!?怎么是你…!?”

“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这是什么东西…!?”原来,被张毅城的“烟雾弹”击中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国忠。

“别动…!别用手揉!”张毅城喘着粗气走到张国忠跟前,“那是生石灰…,咱们赶紧下山…”此时此刻,张毅城也崩溃了,倘若老爹的双眼真因为自己这一时的正义感而失明了,自己这罪责一辈子也洗不清啊…

“你用这东西砍我干吗!!?”张国忠的语气好像有点气急败坏。

“我以为你是坏人呢…等到家我再跟你解释…”张毅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拉起父亲的手,以最快速度下山…

下山的路上,张毅城正好碰上喝的东倒西歪的孙大鹏,正打着手电上山,据孙大鹏说,他家确实没手电,这手电是现到村长家借的。见师傅看不见了,孙大鹏二话不说,竟然把张国忠背了起来,跟在张毅城后面开始往村里狂奔,要说这山里人,跟城市人就是不一样,虽说体格、身材孙大鹏和张毅城差不多,但真要说走山路,张毅城恐怕真不是对手,只见这孙大鹏虽说背着个活人,但速度仍旧不比张毅城的下山速度慢多少。

到了孙大鹏家,张毅城第一件事就是让孙大鹏弄了半瓶子炒菜的油给张国忠洗眼睛(孙大鹏家甚至连炒菜油都没有,还是现到隔壁砸门借的),一通忙活之后,张国忠可算睁开了眼,“你个小兔崽子,下回看清楚再砸!”虽说能看见东西了,但张国忠这两支眼睛却依然灼痛,视力也是模糊不清。

“爸!刚才我一个人在屋里呆着,看见周文强家进人了!”张毅城把看见黑衣人翻入周文强家中的事和张国忠说了一遍,“那小子身手不次于你和大爷啊…”张毅城皱起眉头,“甚至说…比你和大爷还利索…”

“嗯…我也看见了…确实不是一般人…”张国忠道,“估计我已经打草惊蛇了,刚才我凿石柱子的时候看见有手电光就躲起来了,那人也到了石柱子附近,好像发现那石柱子被人动过了,在周围找了一大圈,幸亏我躲的远…,后来我看他又往北山那个石柱子方向去了,才赶紧往山下跑…”

“那…那咱怎办…!?”张毅城似乎有点担心,“对了爸爸,说句实话,你打得过他吗?万一找到这怎办?”

“师兄,你…放心…”孙大鹏喝的满身酒气,一口一个师兄叫的还挺亲,“这村里都沾亲,我喊一嗓子能来个二三十口子,一个人打不过他,一村人还打不过?”

“那怎办?组织村里人抓他?”张毅城皱眉道。

“抓个屁,有枪怎办?”张国忠也陷入了沉思,“大鹏啊,你们村里有电话没有?”

“有,村长家就有!”看来孙大鹏喝的虽说不少,但还有点理智。

“那好,大鹏,你现在赶紧去村长家打电话报警,就说周文强家又回来人了!对方好像会点功夫,让公安局多派几个人来,我和毅城在这守着!”

“嗯!”孙大鹏答应了一声,东倒西歪的出门了,之后张国忠开始用剩下的半瓶子菜油继续洗眼睛。

“爸,我跟你说,今天我在山里发现一个‘太岁’!”看孙大鹏出门了,张毅城开始故作神秘。

“什么太岁?”张国忠一时间有点发懵。

“前些日子,报纸上不是登过某人家菜窖水缸里长了块怪肉吗?说泡水喝能提神,一帮专家也没研究出来个所以然,我大爷说那东西就是‘太岁’,能入药,值不少钱呐!明天临走的时候,咱弄点回家养着怎么样?”

“别听你大爷胡说八道,他自己也没见过太岁,专家都看不出来,他怎么可能知道?”张国忠有点不屑一顾。

“哎,爸我跟你说,就这么窄的缝…”张毅城开始比划,“里头大概一条胳膊深的地方,有像肉的东西,我还抠了点下来,也没什么味儿,你说,这么大个石头缝,里头不可能有什么动物吧?植物,不可能有肉的感觉吧?我看那东西就是‘太岁’,据说弄一块泡水里自己能长,你要不弄,等明天白天我自己去…!”张毅城还就认定了那东西就是太岁了…

“哎…你随便…”张国忠可懒得想什么太岁不太岁的东西,他目前担心的柳东升的两条腿,现在看来,那两个石柱子阴阳有问题,轻易还动不得,而且自己的行动那个黑衣人好像已经有所察觉了,也不知道其会不会干出什么狗急跳墙的事…哎,走一步算一步吧…别回头亲家的病没治好,反倒把自己跟儿子搭进去…

大概又过了半个钟头,张国忠越等越心烦,心说那个村长家也不知道在哪,孙大鹏怎么这么半天还不回来?就在这时候,柜子上的鹞子忽然喳的一声,浑身的羽毛瞬时竖了起来,与此同时张毅城也开始拼命的用手指头捅张国忠,并做出了一个“嘘…”的姿势,“爸…那人回来了…”

————————————————

注解*:太岁:民间传说中的生物,近年来曾经有不少人发现过一种介于原始菌类向植物动物演化过程中的粘菌复合体,很多人认为这就是“太岁”,但具体与否目前尚无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