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你们村有没有个叫李树林的?”一想到案子,柳东升顿时把自己挨打的事忘了。

“唉…有啊…”李阳光一听也是一愣,“同志你认识他…?那可不是个好东西啊…”

“是啊…”刚才的老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合到旁边了,“那小子把俺侄孙女糟蹋了!当时我想把他活埋的…,让俺大侄子给拦住了…对了同志,你能不能把俺孙子放了啊,你的医药费村里包了…”看来这老大爷还没忘说情的事。

“你们最近见没见过李树林?”柳东升道。

“半年多以前,好像回来过一趟…还找过我孙子…最近回来没回来,得回去问问…”老爷子道,“同志,你要找他,我孙子可以给你提供重要情报啊!他找过我孙子啊!你就让他将功赎罪吧…!”老爷子是三句话不离放人。

一听李树林找过这个年轻人,柳东升二话不说便来到了年轻人跟前,“小伙子,听说李树林找过你?”

“嗯…”小伙子此时也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别看这老大爷岁数大,下手还挺狠。

“他找你干什么?”柳东升追问。

“他说有好处…”小伙子道。

“什么好处?”

“不…不知道!”小伙子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

“最近见没见过他…?”

“没…有…”看来这小伙子不太会撒谎,答这两句话时的态度让柳东升疑心大起,“小伙子,我跟你说,我现在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你要是能提供重要线索,你袭警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你要是隐瞒不报,等会派出所的民警就过来…”柳东升顿了一下,刚想讲讲袭警的严重性,忽然小伙子的爹凑上来了,冲着这小伙子劈头盖脸又是一顿大嘴巴,“他娘的你个小畜生!拿你当人你学狗叫!我他娘今天就打死你…”

“同志…稍安勿躁…”柳东升赶忙拦住了小伙子的父亲,“我来…我来…”

“俺在村里见过他…前…前不久…”小伙子被打的眼冒金星,此刻也顾不得别的了。

一听这话,柳东升心里可算是有谱了,拿出钥匙打开了年轻人的手铐子。

“还不快给警察同志磕头!”老爷子厉声道。

“不用不用…”柳东升叹了口气,“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最近他回来过?”

“半个多月以前吧…”小伙子道,“有一次俺半夜上厕所,发现外边停了辆小轿车,俺觉得怪,就想上去看看,结果正看着呢,他就过来了,让俺不许说,否则就…他吓唬俺啊…!”

“什么?他个王八操的…”听到这,老爷子气的浑身哆嗦,“早知道当年就直接活埋了…!”

“他怎么吓唬你的?”柳东升一斜眼,眼前这小伙子刚才不是挺横的吗?怎么还能被别人威胁?“你会怕他?”

“不是俺怕…”小伙子道,“头一次他找俺…就不让俺说…但…”小伙子似乎有难言之隐,“警察大哥,俺能不能不说啊?”

“我打死你…”听到这,小伙子他爹又要冲锋,柳东升心说得,干脆直接把小伙子拽到了边上,“你可看见了,你要不说,今天这关你可过不去了…”柳东升指了指旁边的村民。

“都是俺四叔惹的祸…!”小伙子叹了口气,柳东升一听差点气死,这都哪对哪啊,怎么又蹦出个四叔来?“你四叔是谁?”

“他啥都不懂…就知道害人!”一提到这个四叔,这小伙子立即开始骂声连天,问过这个“四叔”的名字后,柳东升差点当场休克,原来这小伙子嘴里的“四叔*”,就是张毅城的父亲张国忠,而李村长嘴里的那个被糟蹋的“侄孙女”,原来就是李二丫(得知此消息后,柳东升也被这其中错综复杂的辈分关系折腾晕了)。

“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柳东升一皱眉。

“头一次,李树林找我,是因为全村就俺没儿子…!”小伙子眉头一皱,开始跟柳东升诉苦…

这小伙子叫李刚,就是李村长大儿子李富贵的儿子,几年前媳妇怀孕了,本来,一家人挺高兴的,但自从这媳妇怀孕开始,这一家子便开始倒霉事不断,病的病伤的伤闯祸的闯祸,看病抓药平事儿的钱花了不计其数,无奈,李村长曾请张国忠来瞧过一回,张国忠来折腾过一通之后,虽说李家的倒霉事没了,病也全好了,但李刚的媳妇怀的孩子却流产了,为这事,李村长曾经问过张国忠一次,但其死活不说,无奈,李村长便开始劝孙子,说你还年轻,机会有的是,天天晚上日来日去的,还怕怀不上?

起初,李刚也并没怎么生气,心想自己才十八,以后日子还长呢,但没想到的是,这件事过去以后,媳妇还就是怀不上了,不论自己怎么努力,媳妇这肚子就是不见动静,久而久之,这李刚就把所有的怨气都转嫁到张国忠身上了,就在这时,李树林出现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知道李刚没孩子的事的,在一天晚上偷着摸到李刚家后,便开始用孩子的事诱惑李刚。

“用孩子的事诱惑你?”柳东升一皱眉,“他能给你拐一个来?”

“不是…!他说,有办法让俺媳妇再怀上…!”李刚的表情忽然变得及其诡异。

李树林被捕的时候,李刚还是个婴儿,听李树林自我介绍说是自己的叔叔,尤其是得知李树林和张国忠有仇以后,李刚对李树林非但没有敌意,反而还挺客气。

假惺惺的寒暄过一阵之后,李树林向李刚提出了“入伙”的要求,并扬言不但能月进斗金,还能想办法让李刚的媳妇再度怀孕,而李刚的任务也极其简单,就是隔三差五帮忙“藏点东西”就可以。这李刚虽说是求子心切,但也有些是非观念,知道天上不可能掉馅饼,所以并没当场答应李树林,而是表示需要考虑几天。

“你答应了?”柳东升皱眉道。

“没有!俺把这事偷着和俺爹说了,俺爹说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宁肯不要孩子也不能跟他搀和…”李刚道,“而且俺爹还说,孩子的事,连俺四叔都没法子,那小子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正经法子,一提俺四叔,俺就来气!我现在这个德性还不都是他害的…?”

“你们啊…!”听到这,柳东升也是一阵的无奈,“不孕症要去医院看,你们怎么把希望都寄托在这些东西上!?…那后来呢?”

“后来李树林又来了,俺说不答应,他也没说啥,就走了,但前些日子…”鼓了半天勇气,李刚终于把实话说了出来,“前些日子俺半夜碰见他,他跟俺说,要是把看见他的事说出去,就让俺媳妇一辈子都怀不上!”

“这也能吓住你!?”柳东升都气乐了,“你媳妇怀上没有?”

“没怀上啊!”李刚也无奈,“警察大哥,他要是光用嘴说,俺也不老信的,但问题是…问题是…”

“问题是什么?”柳东升皱眉道。

“问题是俺做了个怪梦,就在半个月前俺看见他那天晚上,俺回屋刚躺下,就梦见有个人跟我说,要是说出去,就让俺一辈子没孩子…!”李刚一脸的愁容,“要命啊!俺梦见那个人跟俺说话的时候拿了份报纸,但俺吓醒后,发现自己手里也攥着份报纸啊!哎哟警察大哥,俺躺下的时候手里可没拿报纸啊!吓得俺第二天就去找俺四叔啊,但他不在家啊!”

“唉!”柳东升也无奈了,心说也就是个梦游症,把自己吓成这样…“对了,那他找没找过你们村其他人?”

“这个俺可就真不知道了!”李刚一脸的无辜,“警察大哥,俺不是故意打你,俺真不知道你是警察…”

“放屁!不是警察就能打啦!?”柳东升一瞪眼,“看你今天有立功表现,我暂且放你一马,去…把马车上的砖都卸下来!顺便找几个人把公路上的砖清理一下…!”说罢,柳东升径直来到了李村长和李阳光的跟前,简要把自己家和张国忠家的关系说了一下,呵,把在场几个人高兴的不得了,一个劲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柳东升把了解情况的工作交给了李村长和其大儿子李大贵,目标是尽快查清李树林是否找过村里其他人,并把监视李树林动向的工作交给了交警李阳光,只要李树林再在李村出现,便立即向当地公安机关报告,万不得已时可以组织村民协助抓捕。

“柳…老弟…”李村长也不知道要怎么称呼柳东升,“你是警察,你神通广大,你能想办法把国忠找回来不?”

“叫我小柳就行了…”柳东升笑了笑,“李大叔,不瞒您说,我也正找他呢…”

“唉…都找了他一个月了…”李村长无奈道,“他要再不回来,就真出人命了…”

“哦?莫非您那有什么困难?”

“村里有人有病啊!”李村长道,“请不少人看过,都说弄不了,眼下只能找他试试了…”

“有病…有病得送医院啊…!”柳东升都快无言了,这帮人啊…怎么什么事都寄希望于那些东西啊…

“柳…小柳啊,你是城里人,可能不了解…”李村长一脸的愁容,“到医院看过,花了一千多块钱啊!连啥病都没查出来,什么化验啊拍照啊,都弄过了…查不出病来啊!但这人就是下不了地!天天半夜搅的半个村睡不着觉啊!就算真是病,去医院也瞧不起了,国忠有个师兄,也懂得扎两针,不如找他们给瞧瞧…”

“唉!好吧,我见到他会转告他的…”柳东升也是无奈,城里人看病有公费医疗,这农村找谁报销去?一千块钱放在城里也是一般工人一年的收入了…

“俺早就说是那个李树林搞的鬼,你们就是不信!”一直没说话的李富贵忽然答茬了。

“他没那个本事!”李村长好像根本不信,“就算他自己承认我都不信!”

“怎么回事?这种事…跟那个李树林有什么关系?”柳东升一听也有点纳闷,刚才那个李刚好像就认为这个李树林会点邪的歪的,怎么他爹也这么认为?“李大哥,病人具体有什么症状?莫非李树林,也威胁过他什么?…”

————————————

注解*:论辈分,李二丫是李村长的侄孙女,但当初李村长一直管张国忠叫大侄子,辈分在文革时期便已经乱套了,此刻李村长的孙子也只能随着爷爷“将乱就乱”了。

朋友们,外篇至此已经11万字了,从今天起暂时集中更新《不死传说》,外篇重新更新的时间恕不另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