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来…来…吃肉,毅城啊,小朋友长身体,得多吃肉…”饭桌上,柳东升也觉得身为一个大人,三天两头为了自家的事麻烦别人家孩子很不好意思,一个劲的套近乎,张毅城都崩溃了,本来就不怎么爱吃肉,此刻碗里让柳东升夹了一大碗的肉,都看不见饭了,面对如此一碗纯肉,别说是自己,恐怕换成老伯张国义都得崩溃,不过考虑到此人很有可能成为自己未来的老丈杆子,不能得罪,还得一个劲的皮笑肉不笑的“谢谢柳叔叔…”

“毅城啊…我知道你爸爸和你大爷都是这方面的行家…你一定听他们说了不少这方面的事吧…?”柳东升道。

“哪方面的事?”张毅城挣扎着把第五块肉夹到了嘴里,可算看见米饭了…

“就事那些…什么鬼鬼怪怪的事…”柳东升道,“哎,来,吃肉…”又是一大块肉被夹到张毅城碗里…

“哦…经常听啊…”

“那你说,在墓里埋了两千多年的尸体,有没有可能复活…?”柳东升自己是吃饱了,也没注意旁边,李二丫和张国义听的脸都绿了…

“有啊…”张毅城倒是无所谓,“不过要有很多的特定条件…首先一点嘛…尸体一定要有水分!骨头架子是不可能复活的,像木乃伊那样的干的跟炸烧饼一样的也不可能…”

“只要是湿的,就能复活?”柳东升疑惑道,虽说之前自己家也经历了几桩怪事,但比起古尸复活这种事来,显然初级了许多,换句话说,自己很难相信,更难想象。

“这个嘛…也不一定…首先,尸体不腐烂也就是有水分,是复活的前提条件,古代那些大款们,不管是大官还是皇帝,都希望自己死后尸体不腐烂,它们中有的人用药材、有的找大师摆阵法,有的专门寻找能聚集阴气的地方,其中有不少人真的能够在几千年中保持不腐烂,后来复活的大部分都是这些古代大款…”张毅城把碗放在桌子上,正好找机会不用吃那堆肉了,“但也不是每个湿着的尸体都能复活,从古至今,尸体复活的事有不少,但大部分都是古代大款,有一些是古代的穷人,死后瞎猫碰死耗子被埋在聚集阴气的地方,也能成湿尸,但复活的可能性却几乎没有…”

“为什么呢?”柳东升对这些东西简直就是一窍不通。

“因为老百姓的墓谁盗啊?之所以复活,大部分是因为盗墓,虽然我也说不明白原理,但我大爷曾经告诉过我,那些东西只要接触到阳气八成就有复活的可能…也就是说,棺材盖一开,接触到了活人的气,就有可能!”

“那考古队员开过那么多棺材,怎么没听说过有复活的?”柳东升好像还是不大信。

“白天开没事,有太阳,阳气重,但棺材不能晚上开,只要晚上开棺,尤其是在12点到5点之间,八成会活…”张毅城道,“柳叔叔,这种事你问这么详细干吗啊?不会是…您…又碰上啥怪事了吧?”

“哦…不是不是…我就是问问…”柳东升想起了自己对李江的保密承诺,并没把南天一号墓那一连串的怪事都说出来。

“柳叔叔,能不能听我一句实话…?”张毅城不是傻子,知道柳东升肯定有什么瞒着自己,“您说的所谓的复活,茅山术叫‘起尸’,如果您遇到了这类的案子,最好不要自己冒险,如果非查不可,可以等我爸和我大爷回来之后让他们帮你…那种东西跟蒙蒙身上的东西可不一样…实力差距…就像中国队和巴西队的差距差不多…”

“这…”柳东升一听这个脑门子也见了汗了,“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最快也得一个月,前些日子往我单位打电话时是这么说的…”李二丫搭茬了,“不过也不好说,他说话没准…兴许下礼拜就回来了也不一定…”

“哦…那好…实不相瞒,现在确实有个棘手的案子,其实跟蒙蒙他姥爷那个案子是一码事,但我现在还不能说…”柳东升道,“我去征求一下文物局那边的意见,实在不行可能真得请毅城他爸或者刘老先生出马…”

“行…这个我答应了…”张国义答茬了,“柳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要帮忙的找我也行…服务员…!结账!”……

“看来那个梁大力不像在说假话…”回家半路上,柳东升一个劲的琢磨,不知不觉车已经开到了家门口,“要是能找到这个人就好了…失踪好几年了,去哪找呢?”

“你这个工作啊…舍家撇业的,让你给蒙蒙买个新书包,催了你三天了,书包呢?”孙太太一看柳东升又空手进屋,一脸的不高兴。

“哟!”柳东升一拍脑门子,“真忘了真忘了!太忙了!明天一定!一定!”

“哼!你有不忙的时候吗?”孙太太一脸的不乐意,“你们局里给你来电话了,让你回来马上回电话!”孙太太摔摔打打的,“下次你要是再忘,这种事绝对不告诉你!”

“忘不了,忘不了,多谢老婆大人!”柳东升点头哈腰嬉皮笑脸的拿起电话,刚说了没两句,脸上的嬉哈立即消失了,两个眼珠子瞪的跟灯泡一样,扑通一下就坐在了椅子上。

“又怎么了?”对于柳东升这种举动,孙太太已经习惯了,只要一来这套,八成又得出去。

“亮子死了…”柳东升呆呆道,“他们已经开始灭口了!”

“亮子是干嘛的?”孙太太问道。

“就咱爸买葫芦的那个古董店的老板…就是经这个亮子介绍,认识了被咱爸砍死的刘杰…”柳东升一拍大腿,心说完蛋,所有线索全断…

“那你们查出凶手不就完了么…?”孙夫人想的倒庭简单。

“说的轻巧…”柳东升没精打采的,“我去趟局里,你们先睡吧…”

分局审讯室。

“警察同志…我求求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古玩店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裤裆隐隐约约一片湿,想必尿过裤子,“你们要保护我啊…警察同志啊…”

“怎么回事?”柳东升一进屋,发现小朱脸上的眉头皱成了一坨,二嘎也是表情怪异。

“柳队!这案子不简单!”小朱把柳东升叫到门外,“太邪了!”

“怎么邪?”柳东升一皱眉。

“刘老板(古董店老板叫刘常有)说今天收摊回家,发现亮子躺在自家床上!就跟在睡觉一样,他觉得不对劲,走近了一摸人是硬的,吓得他马上出门报警,结果…”说到这,小朱开始喘粗气。

“结果什么?”柳东升追问道。

“他说出门的时候,看见自己家房檐上有个鬼!”小朱诡异道!

“他胡说八道吧?”柳东升不大信。

“邪的还在后面!”小朱道,“根据刘老板自己交代,他今天上午九点离开家,下午五点多点儿到家,中间间隔是八个小时,但法医鉴定,死者的死亡时间至少在十二个小时以上!也就是说,死者亮子是被杀死后又被移尸到刘老板家的!还有,刘老板说他出门的时候,看见一个人蹲在房上朝他笑…”

“那人长的什么样?”柳东升问道。

“不是人样…”小朱一边说自己一边起鸡皮疙瘩,“之所以他说在朝他笑,是因为那人根本就没有嘴唇…没有鼻子和眼珠子…基本上是个骷髅…但还有点肉…而且,窜的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满嘴胡说八道…”柳东升将信将疑,“我看这个刘常有在跟咱们演戏!”

“是啊!我们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小朱道,“但现在看来不像啊…”

“有什么可不像的?故弄玄虚!赶紧出动警犬,把第一现场给我找出来!”柳东升此刻脑袋里一团麻,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没准刘常有自己就是凶手!不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怕咱们顺藤摸瓜…!”

“犬队去过现场了…柳队,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觉得不像啊…”小朱咽了口唾沫,“警犬的表现,和刘老板基本一样…”

“什么?什么表现一样?”柳东升一愣没听明白。

“警犬…全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