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快…按…按人中!”张国义好歹还懂点急救常识。

这点事也用不着张国义提醒,离孙太太最近的李二丫已经开始行动了,“服务员!拿碗糖水再拿条热手巾来!!”当年照顾李大明时,这种事对于李二丫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你这个倒霉孩子!怎么不把事给人家办利索啊!”一边用勺给孙太太灌糖水,李二丫一边埋怨张毅城。

“这个不怪孩子…这个不怪孩子!”柳东升晃晃悠悠的也过来了,“你…嫂子…她…低血糖…一着急就爱这样…”

“阿姨…你别着急…”张毅城也有点不好意思,“明天我绝对能把那东西弄下来,拿东西没什么恶意,真的…”

第二天,精神病院看护室。

“小伙子,你可快点…等会大夫过来咱可就弄不了了…”小朱以了解情况为由把护士都支走了,自己在门口把风,张毅城则以患者家属的名义与二嘎留在了屋里。

“叔叔你别着急…”张毅城也是一脑门子汗,拿着本破书一个劲的翻,孙伟身上被泼的乱七八糟的,鸡血狗尿什么都有,但就是没反应,孙伟自己也郁闷,老爷子本来就有洁癖,此时这骚了吧唧的一身,都是什么啊…

“我说小伙子你行不行啊…”小朱从门外探头进来,已经快四个小时了,长篇评书都听了好几回了,这个案子本来就不归自己组负责,如此再耗下去,万一大夫起疑心给局里打电话核实,一切可就都露馅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张毅城猛的一抬头,“二嘎叔叔,你结婚了么!?”

“我…!?”二嘎瞪着眼珠子,心想一个孩子问这个干吗?“呃…这个…还没有…不过有对象了…正谈着呢…”说到这,二嘎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就好…把手给我…”张毅城义正言辞。

“呃…你想干嘛…”二嘎的“嘛”字还没完全说出来,只见张毅城冷不丁拿着一个图钉照着二嘎手上就是以下,这一下力气用的也大了点,扎的二嘎哇呀一声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干嘛呀你!?”

“嘘…!”小朱从门外探头进来,“妈的杀猪呐!?喊什么喊!?”

“陈叔叔(二嘎本名陈二刚,外号二嘎)…咱就剩这一招啦!再不行我可真没辙了…”张毅城示意孙老把上衣脱了下来,露出了后背,照着书上的图用二嘎的手指头在孙伟后备上点了几下,“陈叔叔你后退…”只见张毅城把地上的铜钱重新摆了一下,“孙爷爷,你把这个放在嘴里,可能挺难受的,可能会吐,您千万别忍着…”张毅城递上一块死玉给孙伟。

“行…”孙伟接过这块脏乎乎的玉,咬着牙放到了嘴里(老爷子有点洁癖,若不是精神病院这种地方正常人呆着实在是受罪,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这种脏乎乎的东西往嘴里放的,此刻就算没法术差不多也快吐了…)

“孙爷爷,您想吐就吐出来啊…”张毅城从书包里翻了半天,翻出一捆香,一个树杈子,先是把香插在了窗户门口,然后拿着数叉子运了运气,照着孙伟小肚子就是一下,说来也怪,自从二嘎用手指头在后背上戳了几下、张毅城又摆了一堆铜钱之后这孙伟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后来张毅城用树杈子一扎自己小肚子,孙伟实在是忍不住了,哇的一口就吐了出来,顿时觉得头晕眼花手脚无力,扑通一下就瘫在了椅子上,二嘎就在孙伟前面站着,开始还想观察观察到底怎么回事,这突如其来的一吐,二嘎也没反应过来,一口黑乎乎臭烘烘的粘水一点没浪费全吐二嘎裤子上了,心买的皮尔卡丹啊,气的二嘎差点翻白眼,“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叔叔…你别着急…OK啦!?”张毅城一脸的坏笑,“孙爷爷没事啦…咱可以走啦…!”

“没…没事了…?”二嘎凑近了看了看孙伟,老爷子座在椅子上呼呼的喘粗气,“刚才没事啊…现在没事了怎么反倒这样了…?”

“我说没事就是没事!”张毅城用卫生纸捏起了地上的死玉,“咱快回家吧!我还得写作业呢…(准确的说是抄作业)”

“大夫…病人吐啦…!”小朱从走廊里假模假式的喊道…

“唉呀!这都是什么啊!”一个小护士一进屋就开始捂鼻子,只见孙伟身上乱七八糟一大片,说腥不醒说臭不臭的…“你们把病人怎么啦!?”护士眼里一阵质疑。

“都是我自己弄的…自己弄的…”孙伟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身份,干什么事应该都不算过分…其实其自己也觉得奇怪,自从吐完这一口,虽说身上好像要散架了一样,可以前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没有了,只感觉神清气爽,头脑清晰,就好像大病初愈一样…

第二天,分局办公室。

“柳队…协查通告发出去了,”小朱一推门,见柳东升正在打电话,“只要别的地方一有文物案或抓到盗墓的,会立即通知咱们…”

“你什么时候发的?”柳东升一只手捂着听筒,“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什么?”小朱把眼珠子瞪圆了,“我刚发完传真!纸还热乎呢!”

“嘘…!西安!”柳东升作了个“嘘”的姿势,“哦,好,我听着呢!您继续讲!什么?失踪…!?”

小朱把耳朵凑进电话,但由于是长途,声音比较小,什么也听不清。约么十来分钟后,柳东升听了一脑门子汗,缓缓的挂上了电话,“朱啊!你赶紧把刘杰家抄出来的文物清单给我找来!还有文物的照片!看看有没有一个什么‘八卦纹龙头铜盂’!”

“哦!好…这都什么名字啊…”小朱嘟囔着出去了,不一会就拿着张单子跑回来了,“有!有!战国文物,不过后面打了个问号。”

“我看看!”柳东升接过单子,对着照片看了看,眉头一个劲的皱,“怪了…”

“什么?怎么了柳队!?”小朱不解。

“没事…没事…”柳东升嘬了嘬牙花子…“对了小朱,我得出去一趟…有人找我就说我不在…”

“没事吧柳队…用不用我跟二嘎和你一块去…?”

“我有不是掏黑窝子去,去那么多人干吗?”柳东升夹起包,“帮我跟王局打声招呼,就说这个案子我盯了…哎…算了,回头我自己去说吧…”哐当一下,柳东升急急火火的一带门走了。

“一家子中邪的…”小朱愤愤的往茶缸子里抓了把茶叶…

和平区承德道,市文物局。

“柳队长大家光临,有失远迎啊…”负责这次文物鉴定的人叫李江,中等身材,看穿戴想个知识分子,但看身板倒像个练拳击的,“这次你们帮国家追回的这批文物非常珍贵,连我们也叹为观止啊!如果流落到海外,损失无法估量啊,局里正准备给你们送一面锦旗呢!”

“应该的…应该的…”柳东升笑了笑,“李江同志,这次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哦?有什么能帮忙的我一定尽力!”

“您看这个!”柳东升掏出照片,“这个您认得么?”

“哦…”李江微微一顿,表情显得有点不自然,“这…这就是一个战果时期的铜盂,由于上面缺乏文字信息,所以还有待进一步的鉴定…怎么了?”

李江这两句话一出口,柳东升心里立即有数了,身为刑警,察言观色可是看家本事,审犯人的时候,哪句是真话,那句是假话,一看眼神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凭自己多年的刑侦判断,李江在说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