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当然可以!”罗金名眼珠子睁得极大,“张大哥你要是能让我相信我就能让那帮考古队的相信!”

“一言为定!”张国忠一个劲的琢磨,弄什么呢?摆个阵震飞几个铜钱?那他肯定怀疑自己是变戏法的,最好能找个武汉本地的早就已经有的、而且人尽皆知的怪事解决了,没准这罗金名就信了,“这样吧,小罗,我对武汉这块不熟悉,不知道本地有没有什么奇文怪事,类似于鬼怪传说什么的,我当着你的面找到答案或干脆解决掉,科学解释不了的,我给你解释了!”

“这个太简单了!”罗金名眼珠子一个劲的转,也从怀里把大哥大掏了出来,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本地话,张国忠拼命的听,隐隐约约的听懂了几个“单词”,什么酒店宾馆什么的…

大概联系了十几分钟,打了五六个电话,罗金名终于把大哥大放下了,“张先生,武汉倒真有件邪事,不过告诉你之前,你得答应我保密!”

“嗯,没问题!”张国忠答应的蛮痛快。

“武汉有一家高级宾馆,香港人投资开的,买卖还不错,但是传说闹鬼!”罗金名道。

“闹鬼,还能生意不错?”张国忠一脸的疑惑。

“本地人,谁住高级酒店啊?都是外面的人来住的,谁知道啊?以前有过好几个人,不是疯就是死,但这事是绝对要保密的!闹鬼的事只是传言,毕竟有人信有人不信。但有人疯有人死的事可是千真万确,而且没几个人知道!”罗金明道。

“既然知道房间不对劲,为什么还让人住啊?这不是坑人么?”张国忠觉得这家宾馆的经营风格倒挺像那个王子豪的。

“做生意嘛,谁愿意把财神爷往外推啊,本来,那间房间已经封闭了,就连左右隔壁间轻易都不会让人住。但其他地方若都住满了,那个房间的间隔壁间偶尔爷住过几次人,好像没什么事…”罗金明道。“包括那间闹鬼的房间,以前也不是次次都出事,所以也不能排除事巧合…”

“你不是不信吗?”张国忠问道。

“我是不信啊,所以我很想找个解释!咱们点名要所谓闹鬼的房间的隔壁间,如果你能让我相信,哪些疯的死的都是鬼闹的。我就信你!”罗金名倒不怎么害怕,“房间号我都已经打听清楚了,那个房间,死过两个人,都是心急梗死,疯过一个人,开始以为那是巧合,但据说疯了的人的举止谈吐和说地话都很怪,所以那个房间已经封闭了,咱们只能住隔壁的房间!”

“那个疯的人。他说什么?”

“不知道啊,那是个香港人,一辆年前的事了…”

“对了小罗,我觉得咱们的时间很紧迫啊,那考古对那么多人在那挖…万一…”张国忠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顾虑。

“哦…张大哥这个你放心,考古队一天只能挖几厘米,他们队长透露,按江南那个被国民党改造过地东西规模推算,江北这个都挖开至少得三到四个月,咱们有的是时间…”

“人都够组哥生产大队了,一天挖几厘米?用掏耳勺挖的啊?”张国忠这次算是对考古队这种实物有了初步的认识了…

英尊大酒店,是一家四星级的酒店。就健在汉口的江边上,典型的欧式建筑风格,少说二十来层,大概一半的房间能看江景,另一半则可俯瞰汉口街景,虽说是四星级,但豪华程度丝毫不比当年去香港时住的半岛酒店差,酒店一层除了大堂外还有一个超大的宴会厅与自助餐厅、地下则有桌球厅等娱乐场所,客房是从二层开始地,跟罗金明说的差不多,虽然已经快9点了,但酒店大堂仍然是门庭若市,开房间都得排队,买卖确实不错。

“你好,我想住921房间…”张国忠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前台小姐警觉得眼神。

“先生,对不起,那间房间已经订出去了。”

“是这样的!我们都是电视台的记者!”罗金明递上工作证,“我们正在进行秘密采访,那个房间使我们夜间拍摄的最佳位置,希望你能通融一下,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923房间也可以!”

“这个…请等一下!”服务小姐拿起电话,小声说了几句,“对不起,那两间房间已经有客人住进去了,我可以给您安排楼上同样位置的房间!”

罗金明一听,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冷笑,心说你蒙谁啊?最邪的房间,能不给人住绝对不给人住,此刻楼上还空着,楼下就先住上人了?当我傻啊?,“小姐,如果你说不通,我们可以自己去和客人商量…”说罢罗金明就要假装往里走。

“先生请等一下!”服务小姐爷慌了,“我再帮您问问…”这可是省电视台的记者,万一发现房间根本没人,这位记者大人再顺带手报道一下某酒店欺骗顾客的事,自己可就惨了…

“先生,客人已经答应换房间了,十五分钟后您就可以上去了…”小姐一脸的无奈。

“我明白了,以前我觉得警察牛,现在看来,你们当记者的更不简单啊!”大堂一张茶几旁,张国忠一通感叹,罗立明立即觉得有面子了,“哎,什么牛不牛地,人家配合咱工作而已,配合工作…”

“对了,小伙子,你带这个鸟?是宠物吗?“罗金明对张毅城手里捏的这个鹞子好奇已久。

“罗叔叔,这个是我的警犬!”张毅城神秘道。

“哦!好,警犬,哈哈!”罗金明也没当回事。心说真是什么爹生什么儿子啊,爷儿俩一样…

九楼走廊的中间,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张国忠、张毅城和罗金明拿着行李来到了一间拐弯处地房间,服务员打开了房门,罗金明虽然嘴里说着不怕,但心里还是多少有些顾及的。一摆手,示意让张国忠先进。

这是个双人房间,两张单人床的那种。房间里即凉快又干净,一点都不会像闹鬼的房间。“这个房间闹鬼?”张国忠把包放下,四处看了看,凭自己的经验,真有什么东西的话,应该能感觉到有阴气的。但此时这个房间给人地感觉至多算是凉快,决不像是阴气,不仅人没感觉,就连张毅城那个鹞子都挺老实的,没什么异常表现。

“不是这间,是旁边那间!晚上找个服务员把门开开!”罗金明道厕所到厕所洗了下手,“登辉找个服务员塞哥红包,我就不信他不通融!”

半夜,罗金明偷偷摸摸的走到了楼层地服务台,看看四周没人,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来。

“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漂亮的女服务员一阵脸红。

“别误会,你去把922房间给我打开!”

“啊!”一听922这四个字,服务员脸色立即变了,“先生。这个绝对不行,我会被开除的!”

“我是电视台记者!有采访任务!希望你能通融一下!”罗金明又拿出一百。

“哦,你是记者啊…那我要先请示一下经理…”服务员拿起电话,嘀嘀咕咕一阵,“记者先生,我们经理马上就到,希望您能等一会…”

说是一会儿,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眼看十二点了,正在罗金明吵吵着要开门时,一个矮胖子从电梯出来了,见了罗金明马上就是一通哈腰点头,“您就系…那位记者先生吧?我姓祁,系这里的经理,从家里赶过来,不好意系让你久等了!我听说您有采访印务?”

“是啊!你要不开门,就是妨碍新闻自由!”罗金明本不想惊动酒店上层的,毕竟是外资,但此刻既然这个经理已经来了,也不能当着张国忠的面服软啊!

“记者先生,不是我不给你开,这件事情我确实做不了主!其实…”那位祁经理把罗金明拉到一边,一通耳语。

“董事局地决定?”罗金明一皱眉,这是外资酒店,真要通过他们那个什么董事局的话,没准会闹到市里,倘若这件事让台里知道了,自己也不好交代。

“对啊,这间房间已经停止对外营业了,而且系董事局的决定,如果您真的有印务,我必须要请示董系局,您看现在兜这么晚了…”

“您是香港人?”张国忠凑了上来。

“系啊!我系香港银!”

“其实,我是来帮你们酒店驱鬼的!”张国忠也把祁经理拉到了边上,凑近了嘀咕道。

“先生你在我什么我不明白!”祁经理一听“鬼”字,脸上立即就见汗了

“名人不说暗话!您既然是香港人,廖氏企业闹鬼的事听说过吧?”张国忠微笑道。

“听说过啊,满城风雨啦!怎么?系您搞定的?”祁经理一皱眉,“听这位先生的口音,好像不系本地人?”

“我是天津人……”张国忠小声道,“廖氏企业的事就是我搞定的,廖七先生是我地好朋友!你让我进房间,我帮你们抓鬼!”

“哦!那李嘉诚就系我的表兄弟咯!这位先生啊,牛,不系这么吹地!”一听张国忠说认识廖七,这位祁经理哼哼冷笑了起来。

“哎?”张国忠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本以为一提七叔的名字能管点用呢,没想到对方压根不信。“那……您认识秦戈先生吗?”张国忠开始挨个人试。祁经理摇头。

“那……王子豪先生呢?他家以前也闹过鬼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也是我搞定的!”张国忠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全香港就认识这三人,倘若都没戏,就只能让这个祁经理去请示董事局了。

但没想到,一提王子豪三个子,这位祁经理脸色立即变了,“这位先生,您,认识王主席?”

“主席?”张国忠哭笑不得,这两个字是随便用地吗?

“王先生就系董系局主席的啦!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如果您说得系真得,那我立即开门!”祁经理将信将疑,拿出大哥大叽里咕噜一通说,“这位先生,王主席请你接电话…”

“喂,王先生,是我,张国忠!”

“我就基道会系你的啦,这个系界真系太小的啦!怎么张先生跑去武汉做什么?”电话里的声音果然是王子豪。

“我来这里办点事……对了王先生你怎么开起酒店来了?”张国忠一开始就觉得这家酒店这种只顾赚钱不顾客人安全的作风颇有王子豪的风格,没想到还真就是他开的!世界真是小……

“哎呀,搞搞多种经营地啦,现在贸易很难做的啦,对了,张先生,你帮我们抓鬼我谢谢你哦,等一下让祁经理给你们开总统套房,免单的啦!你把电话给他,我现在就让他给你打开房间!”

祁经理结果电话又说了一通,对张国忠的态度简直是180度大转弯,“张先生,系我有眼不席泰山,千万不要见怪,千万不要见怪!我现在给你们开门!……你们两个!把房间给这两位先生打开!把床单桌布统统换成新的!”

“不用换了!我们不睡觉!”推开房门,张国忠第一个进了922房间……

注释:香港半岛酒店是五星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