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返回首页茅山后裔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然后呢然后呢?”张毅城一个劲的追问。

“你猜,那柱子上的字是什么?”张国忠道。

“那不就殄文吗?你当我跟古代人一样傻啊?”

“嘿嘿,不愧是我儿子,我告诉你,之所以茅山术里对那东西有记载,就是因为,那个宋广阳道士,就是殄文文字的发明人之一!南北朝时期,宿土与众阁的能人,终于将此阵法复原,不过并没有在哪用过的记载。”

“发明人之一?这么说还有别人掺合一块发明那东西?”张毅城问道。

“嗯,相传众阁祖师爷发明了殄文,但只有发音没有文字,全得靠口头传授,很费事,所以后来便有人来给殄文发明文字,宋广阳只不过是最早的一个。”

“噢,那这个阵叫精忠阵,是不是为了纪念伟大的陈克烈士啊?”张毅城倒是挺能拽词。

“也不全是,你知道那个刺客晕倒,是什么原理吗?”张国忠道。

“我说爸,你别老跟托儿所阿姨似的行不行啊,我要知道什么原理,我就当茅山掌教了,你就得去学校背政治题去了,快说吧!”

“嘿!我打死你个没大没小的…”张国忠真是快让自己这宝贝儿子气乐了…“我告诉你,其实啊,那个刺客晕倒发疯,并不是真的请来了神,而是请的鬼!这鬼不是别人的,就是宋广阳道士本人的!在那个阵起效的时候,施法的人其实已经死了,施法者必须用自己的魂魄捍卫阵中事物,所以叫精忠阵!并且这个阵是认人认物的,为谁而布,就只能保护谁,别人想沾光门都没有!”

“啊?死啦?”张毅城一脸吃惊,“为什么啊?图什么啊他?”

“让你多看看书你也不看。你不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叫‘誓为知己者死’吗?”张国忠道。

“跪了会儿就成知己啦?这帮古代人怎么这么好打发啊?”张毅城一脸的新鲜。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义字当头啊,当年刘关张兄弟三人,在市场上相识没几分钟就磕头结义了,个个感动得直哭,你啊。以后有跟我出门的时间多看看书!别什么都大惊小怪的!”张国忠想趁这机会举个例子,教育儿子看书了解历史,没想到自己多的这句嘴又闯祸了。

“哭?他们哭什么啊?对了爸爸,你给我讲讲三国吧…”

朱红色的桑塔纳在国道上疾驰。里面坐着一位崩溃的父亲与一个兴致越来越盎然的儿子…

开了两天的车,终于开到武汉了,见到沈观堂以后,刚握了握手,还没等说话呢。便被这位“沈书记”拉到了饭店,饭桌上,张国忠很快就知道这个沈观堂的肚子为什么比孕妇都大了,这一大桌子菜点的。在座连主带客不到十个人,却要了三十多个菜,以前在七叔家养伤的时候都没享受过这待遇啊…从前光是听说湖北菜好吃,从没赴过大宴席,这次可是领略到了,尤其毛主席诗词里提到的武昌鱼,不是一般的好吃啊,再有就是本地的行吟阁牌啤酒。按张国忠的话说,就一个字“爽”!

“这位就是你要找的罗记者!”沈观堂一一介貂,“这位是小王,我的秘书兼司机,这位是东瑞商贸公司的王总,这位是广城房地产公司的常总,这位是刘立,我的一位朋友,还有小吕,这是天龙装饰城的少东家,啊,年轻有为呀…”面对饭桌上这群奇形怪状的人,张国忠脸都白了,心说自己就是来找个记者,这个沈观堂这是找来一帮什么人啊…

“这位是张…”沈观堂指着张国忠张了半天嘴,显然是忘了叫什么名字了。

“我叫张国忠,我是…”还没等张国忠自我介绍,沈观堂把话茬子接过去了,“张国忠,啊,我的一个表兄,这次来汉口办点事,招待不周啊,国忠啊,你得多担待啊!”从这种首长关怀群众般的语气上不难判断,这个沈观堂百分之百是那种开职工大会时坐在主席台上“下面我筒单说两句”的人,典型的“见面熟”,连打电话都算上,一共说过三句话不到,就叫起小名来了,这可好,来一趟武汉,多出两门亲戚来……

不过让张国忠奇怪的是,这个记者怎么不问自己为什么找他呢?一帮人推杯换盏的倒是挺热闹,完全把张国忠当成是来旅游的了。

“哎,记者同志…这次我来…”张国忠刚想发问,立即被沈观堂拦住了,“诶…,国忠啊,今天是星期天,咱们不谈工作,啊,不谈工作!来,你代表天津人民,我代表武汉人民,我先敬你一杯…”张国忠都快哭了,心说这人怎么这么能扯啊,这都哪对哪啊…这柳东升怎么还认识这么一块料啊…

有先敬,就有后敬,三圈喝下来,虽然是啤酒,但还是把张国忠灌醉了,吃完饭迷迷糊糊的被人架到了一家宾馆后,张国忠倒头便睡,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坏了!忘了正事了!”张国忠刚要起床洗漱,电话又响了,一接,又是沈观堂打来的,“国忠啊,醒啦,我已经订好饭店了,给你接风啊,你一定要来啊!”

“中午不是已经接过了吗?”张国忠脑袋还晕着呢,心想不会又是喝酒吧。

“哎呀,中午是啤酒啊,啤酒怎么能接风呢?那是工作餐!工作餐…”

“对了沈哥…罗记者呢?张国忠也开始学柳东升的口气叫沈哥。

“啊,他回家去啦,怎么你找他还有别的事吗?那等一下再把他叫上好了…”

至此,张国忠彻底崩溃…

张国忠猜的一点都不错,这次赴宴的任务依然是喝酒,并且是真正的53度茅台,最可怕的是,中午那个什么少东家和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虽然没到场,但又多了一个所谓的吴书记、一个什么建材集团的陈总。一个什么证券机构的梁秘书,一个什么什么工程公司的陆总(据说本人一斤半的量,还带了两个极度能喝的手下)…

哐哐哐,十几瓶茅台被服务员摆在了包间里专门放餐具的矮柜子上,跟石林似的。“啊,明天我表兄还有事情要办,今天大家就不要喝太多啦…不要说我老沈财迷哟…”

张国忠越听越害怕,不过更害怕的还在后边。好不容易把摊派给自己的一瓶茅台喝完了。服务员又开始上啤酒,美其名曰“漱口”,说实在的,张国忠此时感觉喝下去的根本不是酒。而是自己的眼泪…

喝酒归喝酒,一瓶茅台下肚后,张国忠勉强打起精神,凑合到了罗金明的旁边。刚要问正事,又被沈观堂给拦住了,理由跟中午一样,礼拜日不谈工作,专心喝酒…张国忠气得都快晕倒了,心说这个糊涂蛋,把人家请来是为的什么啊?

没办法,张国忠只能找罗金明要了一张名片。心想以后再找罗金明一定得自己私下找,只要有这个沈观堂在场,想办正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张国忠刚一起床便给罗金明打了个电话,已经耽误一天了,不能再拖了。

“罗先生,前两天,我从电视上看见,你报道了一个古墓的消息…”电视台旁边的一家小饭店里,张国忠把罗金明约了出来。

“叫我小罗就可以了…”罗金明还挺随和,“张大哥你是不是想…?”罗金明用手比划了一个小偷扒钱包的姿势。

“哎,小罗,你误会了,这件事说来话长,但我希望能阻止那些考古队,不要再挖了,可能会有危险…”张国忠道,“小罗你还知道什么内部情况能不能透露一下?”

“哎!说来惭愧啊!”罗金明道,“我也问过考古队的朋友,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古墓,江北那个被国民党改造过是真的,但面目全非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假的,多少也有一些蛛丝马迹的,从江北那个看,那个东西,最早最早了,也就是民国修的,没准比民国还晚!”

“比民国还晚?”张国忠一皱眉,“难道是解放以后?这怎么可能?”

“肯定是解放前的东西,但凭借建造工艺,专家已经把建造时间锁定在一百年之内了。张大哥,实话说,湖北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哪有那么多新闻啊?这种事就算是新鲜事了,说实话,报道成古墓的话,神秘感强一点,要说是民国的东西,首先台里就不会重视,就更别提观众了!…不过考古队的朋友还透露了一点,就是那个东西虽然建得晚,但用的材料可都是文物,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已经出土的那几根石柱子,少说就得有个一两千年的历史,但建筑周边的粘合材料、工程的工艺,全是现代技术,也正是因为这点比较奇怪,省里才派人来挖!对了张大哥,你说的危险,是什么危险?”

“危险就是你说的那个柱子!”张国忠把“精忠阵”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说得罗金明眼神越来越怪,到最后,干脆跟观察神经病一样看着张国忠。

“小罗你不信我说的?”张国忠也发现自己说的的确有点悬,外行很难接受。

“张大哥,不是我不信你,是你说的东西我实在很难想象啊…”罗金明说的还挺委婉。

“你见过鬼吗?”张国忠忽然问到。

“厄…没见过…也不想见…”罗金明一个劲的摇头。

“如果我能让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你会不会相信我?”张国忠微微一笑。

“哦?”说起鬼,罗金明并不感冒,但一提到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罗金明精神头来了,他是干什么的?记者啊!天天到处寻么这种事还寻么不来呢……